首页 > 入门 > 佛法概要 > 正文

《佛法概要》第四节 佛法的核心

明旸法师     2019-03-18 18:36:00

  《佛法概要》第四节 佛法的核心

  缘起与因果

  (一)缘起论

  缘起,就是说明一切诸法,都是由于因缘而生起的。简单地说,就是世界上一切事物,或一切现象的生起,都是相对的,互相存在的关系和它的一定条件。如果没有这个关系和条件,那任何事物和现象,都是无法生起的。什么叫因缘呢?因缘也就是关系的条件。佛经里曾经说过“若此有则彼有,若此生则彼生,若此无则彼无,若此灭则彼灭。”这是缘起的定义。说明事物的同时互相依存的关系的道理。

  什么是异时互相存在的道理?譬喻种子和芽的关系。因为过去有了种子,所以现在才能有芽的生起,正因为现在有芽生起,过去的种子,才能叫做种子,这就是异时互相存在关系的道理。从另一方面来看,种子灭的时候,也正是芽生的时候,芽生的时候,也正是种子灭的时候。这就证明芽和种子的生灭现象,又是一种同时互相存在的关系。

  (二)因果论

  这种同时互存和异时互存关系,其实也就是佛教所谓因果的关系。例如种子是因,芽就是果,因为先有种子,然后才有芽的发展,这是异时互存的因果关系。例如以老师为主,那么老师就是因,学生就是果,相反的如以学生为主,那么学生就是因,老师就是果。这是同时互存的因果关系。这种因果关系,非常错综复杂,从这一角度来看,这一因会产生这一果,但是从另一角度来看,这一因会产生另一果。总之通过正面和反面来说明,事实上是没有一个绝对的因,当然更没有一个绝对的果。所以世界上的万事万物,从来就是这样的,从时间上来说,由于无数的异时因果连续的关系,从空间上来说,无数的互相依存的关系,组织成为一个极其错综复杂的罗网相互交错。这就是因因果果,果果因因,相续不断,就叫做因果规律。也就象旋转火轮一样的流转不停,终而复始,我记得圆瑛大师曾开示弟子说:“欲无烦恼须学佛,知有因缘不羡人。”我们要牢记心中,可以减少许多烦恼,心身得到自在安乐。佛教除说现世因果之外,还有三世因果,就是,现在世、过去世,未来世因果互存的关系,经中说:“要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要知未来果,今生作者是。”佛说四谛、十二因缘法门,也就是具体的说明三世因果的道理。依此看来,所谓因果道理,其实就是因缘的原理。这样因缘原理,正是佛教对于人们的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唯一正确的解释,这就是佛教的人生观的基本认识。

  在北京西山辽代修建的一座佛牙舍利塔里面,发现一块旧砖头上,刻有一首偈子:“诸法因缘生,缘灭法亦灭,吾佛大沙门,常作如是说。”在缅甸近年拆修一座古塔,砖头上也刻着用巴利文写的这首偈子,这说明了缘起的教义,在佛法中是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但是这四句偈子是佛的弟子马胜比丘,在乞食的路上,对舍利弗尊者说的。这里有段历史故事,上面已经讲过,现在就不再重述了。

  沙门译为“勤息”。义即勤修戒定慧三学,息灭贪瞋痴三毒。贪瞋痴三毒是众生最根本烦恼,它能毒害众生法身慧命,所以叫做三毒,也就是众生的迷惑心,依惑造业,随业受报。佛陀发心修道,就是断除三毒烦恼,所谓妄惑断尽,智慧圆满,就是成佛,所以佛称为大沙门。充分说明了不论是随业受报做众生,或是返妄归真成菩萨道,完全都离不开缘起论,依因感果的真理。这就是依善业得善果,造恶业受恶报,是一条千古不变的规律。其实这种缘起因果的真理是释迦牟尼佛根据世上万事万物,众生世界的发生发展,乃至消亡的历史,在客观现实中得出的根本定论,亦即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若不报,时候未到的道理。

  佛教所讲的缘起因果的教义,是根据鸠摩罗什法师所译的《大智度论》和玄奘法师所译的《俱舍论》等许多经论中说的,佛教的主要教义,就是说明缘起因果的道理。

  (三)三法印

  大乘和小乘,是佛教的两大宗派。小乘的教义,是以四阿含经为依据,说的是三法印,一、诸行无常、二、诸法无我,三、涅槃寂静。而无常无我的道理,就是佛教对于宇宙人生万事万物的解释,也可以说是世界一切诸法的总则。无常就是生灭相续的道理,他不但包括一刹那一刹那生灭不停的意思,而且也包括因果相续的道理。佛教说世界有成住坏空、众生有生老病死,万物有生住异灭,而且是时时刻刻在那里新陈代谢,刹那刹那的在那里变化迁移,这就叫做无常。什么是无我呢?无我也就是对于人生、宇宙、心身世界,一切诸法之中,没有一个我,能够主宰一切的道理。也找不到一个我可得,这就叫做诸法本无我。所以《金刚经》说:“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说明四相皆空,无我可得。众生因有妄想执着的心,于诸法无常,执为真常,于诸法无我,妄执有我,因此就产生了我见、我痴、我慢、我爱、颠倒梦想的四种妄心,所以造业受报,依因感果,因果相续不断,轮回六道之中。我们要解脱人生痛苦,要跳出六道轮回,那就要用无常无我的观点,发心修道,断苦恼因,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到了功行圆满,就能够了脱生死轮回,证得不生不灭寂静安乐的偏真涅槃境界。断见思烦恼惑,了分段生死苦,这是小乘圣人三法印的道理。

  在这里我讲一个释迦牟尼佛在因地修行的时候,舍全身而求半偈的故事。释迦牟尼佛,在无量劫以前,有一世做一个独觉,在深山穷谷之中,修学苦行。在静坐用功的时候,忽然间听到远方传来说话声音。仔细的一听,原来是说:“诸行无常,是生灭法”。这位独觉,听了以后,仔细想了一想,这二句话的道理,对于修行的人来说,真是非常重要。是说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生灭之法,就象空中之华、梦中之境、幻化无常、生灭变易。他听到这希有难得的法语,心中感到非常欢喜,但是认为单是这二句话,其中道理只有一半,下面还有二句。就去寻找这位说话的人,可是找了好久找不到,后来就在深山大树林中,看见一个暴牙赤目的鬼王,在那里找东西吃。这位独觉就问他:“鬼王,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什么人在这里讲话?”鬼王说:刚才念两句偈子的就是我。独觉说:我认为你念的这二句道理不完整,只有一半,一定还有一半,能不能请你把下面二句再念给我听听?鬼王说:你想再听后面二句,哈哈!没有那么容易,你知道佛法是难闻的。你想再听后面二句,那么你就应该发供养心,我才说给你听。独觉为了迫切要求再听下面二句的真理,就对鬼王说:“深山之中,偏僻无人,我在这里勤修苦行,吃的东西,什么都没有。你且暂等一下,我到山中去采些水果,来供养你吧!”鬼王说:我不吃水果,我要吃活血的动物。独觉说:嗳!这太为难我了,活血的动物,我不能找给你吃。如果将活血东西来供养你,我要犯了杀戒,这实在办不到。鬼王说:你办不到,还有二句最最主要的妙法,我也不说了。这位独觉正在为难情况之下,想了一想,这应怎么办呢?为了求法心切,只好不惜身命。于是对鬼王说:好吧!你要吃活血东西,你现在就说给我听,等我听了以后,把我的身体来供养你吃,既新鲜又活血,你可满意了吧?请你快说。鬼王又说:我不相信,你会把自己的身体给我吃,哪有这么好的人!等我将下面二句佛法说了以后,你逃走了,我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独觉说我是修道的人,言重如山,从来不打妄语,你说给我听,我一定供养你。鬼王就把后面二句法语说了“生灭灭已,寂灭为乐”这位独觉听了以后,当即开了大悟,深明这首偈子的根本道理。是说修行的人,能够觉悟世界上所有的一切事物,都是无常、无我的,就可以用功修行,把生灭的妄想执着灭掉,即是生灭灭已,当下就证得不生不灭的寂灭涅槃的安乐境界。因此感到法喜充满,得未曾有的殊胜法益。于是就请鬼王坐下,自己跪在地上,把头伸了出来,请鬼王吃吧!顷刻之间,鬼王摇身一变,出现一个天人相,合掌恭敬地对独觉说:“善哉,善哉。道人,你是善行菩萨之道,是真精迸,是名真法供养”。这几句赞叹的话,讲了以后,这位天人已不见了。但是他所说这几句话,就是过去诸佛所说“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静为乐”的偈子,其中的奥理,就是佛教的根本真理,也正是三法印的道理。

  什么叫做涅槃寂静呢?涅槃意译为圆寂,是真无不圆,妄无不寂的意思;又译为灭度,灭了烦恼障和所知障二种惑障,了脱分段生死和变易生死二种的苦果。涅槃即是佛教修行的人所证到的道果,共有四种不同,第一自性清静涅槃,人人具足,个个不无的清净本然,不生不灭的自性,在佛、菩萨、辟支佛、罗汉的四种圣人方面,也不会增加一点,在天道、人道、阿修罗道、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的六道中,也不会减少一点。平等平等,没有一点差别和不同的地方,这叫做自性的清静涅槃。第二是有余依涅槃,我们修行,用智慧的火焰,来烧掉烦恼之薪。虽然已经断了见思烦恼的子缚,但是那色身的果缚,仍然存在。因为还有这个身体的躯壳存在,作分段生死的依靠,这就是有余依涅槃。第三是无余依涅槃。我们修行,用智慧的利剑斩断烦恼的毒蛇,把见思二种烦恼斩尽。无因不会感果,这个余依果缚的身体,当然也是要消灭掉。我们的身体,本来就是众苦的根本,身体没有了还有谁来受苦?二乘圣人能够灰身泯智,灭色归空。这是罗汉、辟支佛二乘圣人所证的涅槃,叫做无余依涅槃。第四是无住处涅槃。我们修行、发菩提心、行菩萨道,一方面运用智慧,来断尘沙烦恼,可是又不住于不生不灭的涅槃,另一方面运用慈悲来普度众生,菩萨虽然经过在三界六道中教化众生,可是又不住于生死。这真是:“任运随缘无挂碍,涅槃生死等空华”。这是菩萨所证的涅槃,称为无住处涅槃。小乘三法印中涅槃寂静的道理,就是指第二有余依涅槃与第三无余依涅槃。

  (四)一法印

  什么是大乘一法印呢?大乘的教义,就是以佛说的《大集经》与《般若经》为依据,一法印就是诸法实相的道理,因为大乘教义是以实相真心为根本。实相真心,就是真如心,实相无有一切虚妄之相。真心就是真实之心,而不是虚妄之心。实相具有三种道理。第一实相无相。它的本体,真实不虚,没有种种千差万别,虚妄生灭的幻想,就是不生不灭,不动不摇的平等一相,就是真谛的道理。第二实相无不相。实相的本体,虽然是空无所有,无一法可得,但是他能够随缘显现千差万别,一切诸相,没有一相而不是实相,这就是头头是道,法法皆真。具足四圣六凡,迷悟因果,万事万物一切诸相,就是俗谛的道理。第三是实相无相无不相。这个实相真心,是不变随缘。正当随缘显现一切诸相的时候。可是他的本体,空无所有,无一相可得。正当空无所有的时候,却是真空不空,又能具足妙有。正当随缘现出一切诸相的时候,但是妙有非有,本体乃是真空。这就是真空不碍妙有,妙有不碍真空。这种真空妙有的道理就象一面镜子照东西一样,镜子本体是空无所有,又能随缘显现青黄赤白种种颜色,镜子虽显种种颜色,而镜子本来却是空无所有。但是镜中所显现之色,若说他是有一定颜色,又是妙有非有,若说他是没有一定的颜色,又是真空不空。所以说实相真心,正是真俗二谛融通,空有二相无碍。所以《华严经》说:“一为无量,无量为一,小中现大,大中现小。”我们能够悟明实相真心,无相无不相的不可思议的道理,回过头来看现在世间的众生世界万事万物,一件件一桩桩都离不开这个实相真心。所以苏东坡说得好:“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这就是实相无相无不相的道理。

  修行大乘的教法时,了解到世界上所有一切诸法,不论是有为法还是无为法,心法或色法等等,都离不开缘起因果的真理,这就是“诸法因缘生,缘灭法亦灭”的道理。因缘所生的诸法,缘起性空,这叫做色即是空,不是色灭之后,才归于空,而是当体即空,其相虽妄有生灭,其性本真,不生不灭,唯是实相真心。因为实相它能生出一切诸法。譬喻虚空一样,他的本体是空无所有,正因为这样,所以虚空才能随顺明、暗、清、浊种种诸缘,而出现明、暗、清、浊等种种诸相。《楞严经》说:“日照则明,云澄则暗,雨晴则清、气凝则浊”。都是阐明色即是空的道理。龙树菩萨说:“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为假名,亦名中道义。”中道义,就是实相的即色是空,即空是色的真理。所以大乘菩萨,他虽然证得涅槃,而不住着于涅槃,他所修行六度、四摄普度众生的法门,又不住着于事相,这都是以缘起性空为基础,而达到真空不空,具足妙有,一切万法,唯是实相随缘显现,这叫做大乘一法印的道理。

  小乘三法印与大乘一法印的理论,是佛教教义中,最主要的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