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入门 > 佛法概要 > 正文

《佛法概要》第五节 台贤两宗对佛法的判摄

明旸法师     2019-03-18 18:33:08

  《佛法概要》第五节 台贤两宗对佛法的判摄

  释迦牟尼佛所说的教法,叫做佛教,佛所说的教法,宗旨和目的是什么呢?

  佛的思想是开示悟入佛之知见。

  在《法华经》里,佛对舍利弗尊者说:“舍利弗你要知道,十方诸佛世尊,他们为什么示现到世界上来呢?要知道,诸佛世尊为了一件大事的因缘,所以到世界上来。”佛继续对舍利弗说:什么叫一大事因缘呢?第一是要开导众生人人本具佛的知见,出现于世。佛知是真知,世界上各种事物,佛都能本本末末详详细细的知道。佛见是真见。世界上无论哪一事物,佛都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了解。这知见二个字,包括了佛的见、闻、嗅、尝、觉、知六种功能力用,这六种功能力用,是灵灵不昧,了了常知、照天鉴地,耀古腾今。佛具此知见,众生也具此知见,因为众生有了无明烦恼,妄想执着,把本具佛之知见,迷而不知,佛为了要开众生佛之知见,所以出现到世界上来说法度生。比喻金子一样,埋没在矿山之中,只有矿师,他才能够知道,把矿山开了,金子就显现出来了,我们众生,本具佛之知见,只有佛才能知道,所以佛的出世为令众生开了佛知见。第二是指示众生本具佛之知见,所以佛到世界上来。知见就是众生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中间的根性,这个根性,就是佛性,是我们平常日用之中,见色闻声等等作用。第三是令众生悟到佛知见,所以佛出现于世。讲经说法,令众生觉悟到众生与诸佛,名异体同,有迷与悟之别。众生迷的时候,佛之知见成为众生知见。到了悟的时候,众生知见,当下就是佛的知见。第四是令众生证佛知见,所以佛出现于世,我们蒙佛开示令悟,应依所悟之道,依教修行,到了功行圆满的时候,就能够证入佛之知见,达到菩提道果。

  释迦牟尼佛,一生说法的一大事因缘,总的说来,就是开示悟入众生本具佛之知见。佛从菩提树下得道以后到双林树下涅槃以前,在这四十九年的时间里,兴起无缘而无所不缘的大慈心,和众生与我同是一体的大悲心,来普度和觉悟一切众生。佛首先现出一千丈高的卢舍那身,即圆满报身。说《华严经》最上一层的圆顿教法,转最高无上的根本法轮。只因教大机小,圆顿大法不能契合于小乘根基的人。因为小乘圣人,有眼看不到佛的千丈卢舍那身,有耳听不懂佛说的圆顿大教。在圆顿教法不契合小乘根基的情况下,佛就实行方便法门说法利生。从根本起末,隐大施小,开了方便法门,依次说出小乘、中乘、大乘三大教法。佛最后的目的,是令众生,乘此三乘法的车子,证入佛的果位。这正是《法华经》里说的兔、马、象三兽渡河,羊、鹿、牛三车出宅的譬喻。

  (一)天台宗对佛法的判摄

  天台宗智者大师的《法华玄义》和《法华文句》,《摩诃止观》三大部,成立了天台宗的教观,把佛的四十九年所说的教法,判为五时八教,什么是五时呢?第一是华严时,第二是阿含时,第三是方等时,第四是般若时,第五是法华涅槃时。什么叫做八教呢?就是化仪四教:顿教、渐教,秘密教、不定教。化法四教:藏教、通教、别教、圆教。这化仪四教和化法四教,合称八教。

  五时:第一华严时。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得道以后,用妙观察智、观机施教,对于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四十一位法身大士以及宿世善根成熟的天龙八部,就在雪山一乘寂灭场中,现出千丈卢舍那佛圆满报身,说圆顿修多罗的大教的《华严经》。一共说了七处九会,教导菩萨因地发心修行,一定要以十度万行的因华,来庄严最上一乘的佛果,这是《华严经》的中心思想。佛得道后,最初说《华严经》,譬如太阳初升,先照高山。《华严经》佛共说了三七二十一天。第二阿含时。阿含经是佛对小乘圣人说的。华严大法不契合于小乘根机的人,罗汉、辟支佛二乘人,虽然在座闻法,教大机小,有眼不见舍那身,有耳不闻圆顿教。佛不得已隐大施小,到鹿野苑去。为五比丘说四阿含经的小乘教法,主要有苦、集、灭、道四谛、十二因缘等小乘教法。譬如太阳照到幽谷。四阿含经就是《中阿含》、《杂阿含》、《长阿含》、《增一阿含》,一共说了十二年时间。第三方等时。众机普被曰方,四教并谈曰等。佛看到罗汉、辟支佛,对于四谛,十二因缘教法,都能领悟。也能够依教修行,断了见、思烦恼之惑,得证偏真涅槃之乐。他们以得小为足,不肯再去上求佛道,下度众生。不肯从空出假,涉俗利生。沉滞到化城之中,不肯再求进步。所以再说方等《解深密经》、《维摩经》大乘教法。维摩诘居士,善说不二法门,对小乘人呵斥了一顿。使罗汉、辟支佛自耻小乘,仰慕大乘,发菩提心,引小乘人,入大乘道。繁兴六度万行,趋向佛果菩提。就象太阳普照大地一样,方等教法,共说了八年时间。第四般若时。般若就是智慧的道理,《大般若经》共有六百卷,分为八部般若。阐述实相真空妙理。因为小乘人虽然发菩提心,行菩萨道,可是还有许多疑情和偏见的妄执、不能够顿时泯灭,所以佛再广谈般若妙慧,予以淘汰。《金刚般若经》是《般若经》的节本,使二乘人断疑生信,绝相超宗。《般若心经》教二乘人以观音菩萨为榜样,修学甚深般若波罗密多时,能够照见色受想行识,五蕴皆空,能够度一切苦厄。《智度论》说:般若象大火炬一样,四边都不可相触,触之则烧,撄之则烂。它能将二乘圣人所有疑情妄执,偏见执着,统统消除干净。回小向大,发四弘誓愿,修六波罗密,直趋无上菩提,就象正中的太阳普照一切。《般若经》共说了二十二年。第五法华、涅槃时。佛最后说《法华经》与《涅槃经》。经过华严、阿含、方等、般若四个时期的说法,发生了很大的功效,许多罗汉、辟支佛以及诸大菩萨,他们根机都在不断的提高和成熟。佛此时可以在灵山会上畅谈本怀,称性说法,使二乘人会权乘归于实教,了知妄心即是真心。说出过去长劫以来的早已成佛的远本,显示幽微不可思议的甚深妙道,令上中下三根众生都能得到殊胜的利益。佛给他们授记作佛,同时佛又说明他过去所说三乘教法,都是随机说法的方便法门。《法华经》说“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佛说完《法华经》看到还有少数众生末曾得度,所以接着再用一天的时间,说了《涅槃经》阐明遗余的教法,使应度众生,皆能得度。机薪既尽,应火潜辉。佛说完《涅槃经》后,就入大涅槃,证得不生不灭常寂光净土。《法华》、《涅槃》共说了七年时间、对佛一生说法的内容和时间,概括为四句偈:最初《华严》三七日,《阿含》十二《方等》八,二十二年《般若》谈,《法华》《涅槃》共七年。

  八教:什么叫八教呢?八教有化法四教,化仪四教。第一化法四教,一、藏教:藏即经、律、论三藏阐述的因缘生灭四谛,佛最初对二乘钝根的人说四阿含经思议十二因缘和事六度等教法,正面教化二乘罗汉、辟支佛,同时也兼化菩萨。二通教:是佛对三乘人所说的教法,正面为了教化菩萨,同时也兼化二乘圣人。施设无生四谛,不生灭十二因缘和理六度等教法,以无言说之道,说诸法当体即空。对钝根来说,是对藏教的深化,对利根来说,是通后别教、圆教。可见通教是三乘圣人,共修的教法。三别教:是佛别对大乘菩萨而说的教法,不是为二乘圣人而说的。区别于前面藏教与通教,同时又不同于后面的圆教。施设无量四谛与不思议的十二因缘等中道妙理。四圆教:佛对最上乘利根的人,施设无作四谛与不思议不生灭的十二因缘中道实相妙理,无碍法门等教法。天台宗以藏、通、别、圆四教来判释佛的一代大乘小乘的教法,故称为化法四教。第二化仪四教,指佛教化众生的仪式。一顿教:顿是顿超,佛对顿超的大机众生,堪受大乘诸教,就说圆顿大教。二渐教:佛对钝根众生,不能一下子接受大乘诸教,所以就渐渐地,一步一步的,先说小乘教,然后再渐次增进,引导他们,进入大乘教法。渐教有初中后,即佛在鹿野苑说的四谛法门,为渐教之初,然后再说方等,为渐教之中,后来又说般若,为渐教之后。三秘密教:佛对秘密众生之机,说秘密教法,佛能够令在会的大众、同时闻经、大家彼此不知,但又各得其益。还有神咒、密咒。义理虽然不知,只要虔诚诵念,就会得大感应,得大利益。四不定教:佛能令在会大众,闻大乘教,证大乘道,闻小乘教,证小乘道,彼此各各相知,各得不同利益。即是“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上面所说的就是南方的天台宗智者大师对佛一生教法的判释。

  (二)贤首宗对佛教的判摄

  贤首宗是贤首大师创立的。他把佛的一代时教,判为三时五教。

  三时:第一、日出先照时,佛为圆顿大根众生,转无上根本法轮,名叫直显教,为令这圆教一乘人等,转同成别,就象太阳初出先照高山一样,如《华严梵网会》。第二、日升转照时,佛为下中上三类众生,转依本起末法轮,名叫方便教,为令彼等三类众生,转三成一。这就象山地高低不平,所以日照时候,就有先后。照时也有三转。初转:佛为下根众生,转小乘法轮,名隐时教,令凡夫与外道,转凡成圣。这就象太阳初升时刻,只能照到黑山,就是阿含会。中转:佛为中根众生,转三乘法轮,名引摄教,令三乘人,转小乘成大乘。这就象太阳升起之后,照到高原一样,就是方等深密会。后转:佛为上根众生转大乘法轮,名融通教,令三乘人,能转权成实,就象太阳升到中天,普照大地,这就是妙智般若会。第三、日没还照时,转摄末归本法轮,名开会教。令偏教五乘人等,能够转偏成圆,就象太阳落山时依旧还照高山一样的,这就是佛说法华涅槃会。

  五教:就是小教、始教、终教、顿教、圆教。一、小教:又称愚法小乘教。佛对罗汉、辟支佛小乘人,但说人空,不说法空。只说六识与贪瞋痴三毒,以建立染法与净法的根本。以此简别邪正,明辨是非,分清欣厌,析了因果,称为小教。二、始教:佛说诸法皆空,指有遮遣,而没有表相的大乘空宗,又称分教,指广谈法相的大乘有宗,主张众生有成佛与不能成佛的差别。定性声闻,与辟支佛并邪定聚的外道阐提,这三种人是没有佛性,不能成佛。简称为“三无二有”故名分教。三、终教:又叫实教。佛说众生本具的如来藏心,随迷缘转智成识,变现的第八阿赖耶识本无自性可得,所以说一如一切皆是如,即众生与佛一体的真心。因此定性声闻,辟支佛,与无性阐提外道,三种人都能成佛。这种说法,才能穷尽大乘极教的道理,称为终教。又因此教多谈法性,少说法相,纵使讲到法相,也要会相归性,所以又称实教。四、顿教:是指修行。不依地位渐次差别,也不谈法相,唯是辨明真理的道理。所以说五法(名、相、妄想、真智、如如)三自性皆空。(第六识偏计执性,第七识依他起性,第八识圆成实性)。八识(眼、耳、鼻、舌、身、第六意识、第七末那识、第八阿赖耶识)。二无我俱遣(人无我,法无我)。呵斥教法,远离妄念,要绝了差别之相,泯灭生灭之心。一念不生,当下就是如如的佛。这叫做顿教。五、圆教:是总摄一真法界,佛法性海,圆融无碍的教义,所以能够于一毫端,现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轮。身毛尘刹,能互相涉入,重重无尽,事相与事相之间,都能够融通无碍,所以说一位即一切位,一切位即是一位。十信满足,就能够收摄五位,超过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得到究竟成佛。这就叫做圆教。以上所讲的就是北方贤首宗贤首大师对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来一代教法的判释,天台和贤首的判教,使我们对释迦牟尼佛一生的言教,一目了然,明如指掌,为佛教教理研究立下了不朽的功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