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楞严经 > 修学感悟 > 正文

圆瑛法师《楞严经讲义》学习笔记

林森 敬撰     2018-11-07 17:10:29

  圆瑛法师《楞严经讲义》学习笔记(1)(2014-06-07 18:07:28)

  本文为是随学笔记,公开的目的,仅仅是对初修者文字上的浅显的引导,《楞严经》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大典,义理博大精深,只有大菩萨、大阿罗汉才能心领神会,老参请依据原文参悟。自古以来《楞严经》版本很多,古今大德注疏就更多,本文是依据圆瑛老法师《楞严经讲义》科判而整理,并严格尊重原文的编排顺序,同时参阅了宣化上人、慧律法师、成观法师等不知名大德的法义,本人没有内证且文字功底比较差,词不达意、文不成句之处很多,所记录多是望文生义之辞,恳切希望贤能大德能慈悲为怀,批评指正!祈愿所有看见、听见《楞严经》的人,破迷开悟。

  圆瑛法汇续一

  圆瑛上人,吾闽产也。幼失怙恃,依季父教养,颖悟绝人。甫成年,即受牒度,于石鼓山之涌泉寺,早参三昧,夙擅谭经,素以宏化利生为本愿。

  圆瑛法师,福建出生的人。幼年时失去父母,是叔叔教育和照顾他的生活,他聪颖理解力超人。刚成年便剃度出家,住在石鼓山涌泉寺。早年参禅修定,擅长言谈经论,以弘法利益众生为自己本愿。

  初主宁波接待寺,倡办宁波佛教孤儿院;次至泉州,重兴开元寺,创办开元慈儿院,孤露子弟,薰育者众。旋历内地,并南洋群岛,周流说法,于大乘教义,多所阐明。生平著作,编成法汇。

  初住持宁波鄞县接待寺时,倡导主办了宁波佛教孤儿院,然后到了泉州,发愿重新振兴开元寺,并创设开元慈儿院,收容失父去失母的孤儿、收留无依无靠的弟子很多,受佛法熏陶无家可归的弟子也很多。历经内地和南洋群岛周游弘扬佛法,圆瑛法师对大乘教义有广泛的阐述和显扬。一生的著作,集成法汇。

  近被推为宁波天童、七塔,二大丛林及中国佛教会首席。去年天童寺不戒于火,上人则奔走四方,募化重修,规模闳敞,为四明道场之冠。间亦稍治生产,为发展化育基金,是皆躬行实践,以求达其利济宏愿,固不仅以舌粲莲花见称也。

  近来被推选为天童寺和七塔两大丛林及中国佛教会首席(会长)。去年天童寺不小心着火了,上人就四方奔走,募化钱财重修,规模宏大开阔,为四明山一带的道场之首。间亦稍治生产,为发展化育的基金,都是躬行实践,都是亲自来。以求达其利济宏愿。不仅仅是能言善道,有如莲花般的美妙而受到称赞。

  今秋上人,莅京说法,持示所讲‘仁王护国般若波罗密经讲义’。其所发挥演绎,皆切于护国爱人,旨趣之宏,足维风化,爰乐而为之序。

  今天上人到达京城说法,拿出他所讲的‘仁王护国般若波罗密经讲义’展示。其中所演绎的道理,都是爱国爱人民,宗旨和意趣远大,足以维护佛教宗风并成为教化的典范,于是乎就为这个做序。

  民国二十二年十月一日

  闽侯林森敬撰

  一九三三年十月一日

  福建闽侯县 林森 敬撰

  圆瑛法汇序二

  闽中山川磅礴,灵气所钟,高僧辈出,黄蘗心要,百丈清规,古德流风,至今犹有存者。圆瑛法师,籍隶古田,蚤岁脱俗,真参实学,孜孜弗懈,卒能成就其德业,光明俊伟,与先哲同揆,乡人士皈依座下者,如水趋壑。

  福建闽中这一代,山川气势磅礴,灵气所聚集,高僧辈出,有黄蘗的《传法心要》,还有马祖百丈清规,古德流风到现在还存在。法师,原籍是福建古田,很早就离开红尘出家了,真正的去参学和实修佛法,勤奋而不懈怠,最后能够成就功德的成就,光明俊伟,回到天童寺时,同乡皈依他座下的,好像水向大水沟流动一样。

  比岁卓锡浙东,先后住持七塔、天童二寺,法雨覃敷,三根普被。余今夏会诣天童,参承道席,是时方演讲楞严,缁素翕集,法师阐明义趣,机辩纵横,听者无不悦服!又以持戒为学佛之要,每反复诰诫而不已。信乎宗说兼通,行解相应,足为学者之模楷也。今海上佛学书局,以法师平生撰著,汇刻行世,征序于余。

  同一年,安住于浙东一带,先后住持七塔寺和天童寺,讲法深而散布很广,上中下三根都被加持加被。我今年夏天来到天童寺,参学佛道,这时正在讲楞严,出家人和在家人集合在一起,法师阐明楞严的意趣,辩才无碍,听法的人没有一个不心悦诚服。学佛应当一心持戒,一而再,再二三的告诫出家人在家人不停止。如果有信,心性(顿悟)和三藏教理都能通达,行持和解悟相应,足可以成为学习的楷模。今天上海佛学书局,以法师平生撰著,汇集起来流传于世上,想让我征求这个序文。

  夫我佛设教,法门虽广,无非使人解黏脱缚,明心见性而已。学道之士,真积力久,有悟于第一义谛,灵光独耀,迥脱根尘,虽不立文字可也;其或明宗弘教,发为文辞,等身著作,亦可也。何以故?此心既空,则文字与实相,不相违异,故法师愿力宏毅,所至修废举坠,钜细靡遗;至于挺身卫道,处事变艰危之会,不怵不挠,尤为难能可贵!惟其真理既彻,应物无方,虽炽然有为,而不著有为之相。故观法师之文,即事即理,圆融无碍,而佛法之体用彰明,具可于言外得之。呜呼!魔说害教,鱼目混珍,大法之陵夷甚矣!有如法师言句,引经据论,涵义深广,而归于平实,是能灿真灯于既昏,续慧命于将坠者,余安得不为之往复赞叹也哉!

  世尊设立教法,法门虽然广大,但都是让人从烦恼的束缚中解脱出来,明见心性而已。学道的人,长久下真功夫日积月累,就能证悟佛法的实相,佛灵性光明就显现出来了,摆脱六根六尘的执着所带来的痛苦。虽然不设立文字也可以,但为了阐明心性宗旨而宏传教法,转化为文字辞句,许多著作也是可以的。为什么呢?这个心既然是空的,那么文字和实相不相违背,所以法师大愿力坚定弘法,把荒废的坠落的重新举起让他完整,大的小的从来做的就很好,没有拉掉的。至于挺身保护佛教,处于事事变化为难的时候,不恐惧不屈服,特别难能可贵!因为他已经是彻悟的圣人,接人待物,没有一定的规律,圆融无碍,虽然在世俗中很繁忙,但不执着有为的事情的外相。所以观法师的文章,事理圆融无碍,佛法依体起用,以用归体,体用不二。我们可以从言谈之外感受到。哎!魔说损害佛教,鱼目混杂,佛教正法已经衰败很严重了!就像法师所讲的语言都是有根据的,依据经典的,义里很深远广搏,但并不是高不可攀很平实,能用佛的智慧之光照耀迷惑昏昧的众生,续佛慧命于将要坠落的众生,我怎么能不一而再,再而三的赞叹呢?

  民国二十二年十月一日

  闽侯林翔敬撰

  一九三三年十月一日

  福建闽侯县林翔 敬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