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感应 > 楞严咒 > 正文

楞严咒转烦恼为菩提

楞严网     2019-04-13 10:03:20



  当困难发生时,用心诵持楞严咒,因难很快就迎刃而解了。

  ◎果兰

  自从叁十岁学佛开始,因缘很好,有一次在逛裱框店时,发现一幅印光大师开示嘉言:

  无论在家出家必须上敬下和,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

  代人之劳,成人之美,静坐常思己过,閒谈不论人非。

  行住坐卧、穿衣吃饭,从朝至暮、从暮至朝,

  一句佛号,不令间断。

  或小声念或默念,除念佛外,不起别念。

  若或妄念一起,当下就要叫它消灭。

  常生惭愧心及懺悔心,纵有修持,总觉我功夫很浅,

  不自矜夸,只管自家,不管人家。

  只看好样子,不看坏样子。

  看一切人都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

  只能依我所说行,决定可生西方极乐世界

  当我看到这一段开示时,顿生大欢喜心,随即向老闆借出去影印,并请人书写装框,掛在上下楼梯中间,每日上下楼数十次也看了数十遍,就这样把印光大师的「行住坐卧、穿衣吃饭,从朝至暮、从暮至朝,一句佛号不令间断。」给根深蒂固地放在脑海裡,依教奉行,把一句佛号完完全全地融入在日常生活中,在工作中一个动作一句佛号。

  在食、衣、住、行,不令间断的阿弥陀佛声中,有了一点定力后,越来越感觉自己不正常,从口中说出的话,常常并非本意,在反覆无常颠倒的情绪当中,处处碰到不如意的事情,只觉得好冤枉,并非我之本意,做出的事情却让人误会,慢慢地我察觉到我的脑海裡面有另外一个声音,我被这个声音控制着。

  我回想起在读国小的时候,有一次晚上七、八点在乡下的家裡写作业的时候,透明的玻璃门上出现一个黑影,露出二颗白色的牙齿在那裡嘿嘿地笑着。现在回想才明白他是在告诉我说:「嘿嘿嘿!你终於被我找到了。」接连两个晚上都有一个绿色的脸出现在我的被窝裡面,任凭我眼睛怎麼闭起来,怎麼躲在被窝裡,还是看见他绿色的脸睁着他大大的眼睛瞪着我看,在我极端的恐怖害怕当中,他消失了。但从此不顺利也跟着我,走到那裡都是坎坷的路,总有许许多多的障碍跟着我,被人误会、冤枉,甚至群起而攻之,总是在我接近崩溃的边缘时,逆境才转。

  四面八方接踵而来的障难,让我深深地觉悟世间真是苦。在一次让我差点发疯,又几乎造成脑震盪的事件当中,我哭倒在观世音菩萨的座下,祈求观世音菩萨指点名师,让我好好地修行,就这样我知道了师父上人。当我无意中获得了一本宣化上人开示录,我如获至宝,一口气把开示录看完,不想吃饭也不想睡觉,在法喜充满中度过了几天。之后,我想尽办法请到了有关师父上人开示、讲经的各种书籍,及所能请到的各期智慧之源,我花了半年的时间,用心研读。在人生要义中,有一篇是上人回国弘法,记者访问上人如何在美国度西方国家那些自由开放、难调难伏的青年时,上人说:「就是凭着楞严咒、大悲咒、观世音菩萨。」

  我常想一位大善知识皆如此,何况我是一个凡夫,从此我就把楞严咒、大悲咒受持住。尤其是楞严咒,每天上班第一个动作就是播放楞严咒,从朝至暮,一天十几个小时,都在楞严咒声中度过。空閒时便坐下来对着本子一遍一遍地诵持楞严咒,不可思议的是,当困难发生时,用心诵持楞严咒,因难很快地迎刃而解。我终於明白所谓的转烦恼菩提,烦恼来了,平心静气地诵持楞严咒,很快地把烦恼给平息了。楞严咒就像一把利剑,能斩断所有的脾气、无明烦恼。

  上人常说:「凡事要迴光返照,反求诸己,不要向外驰求。」烦恼无明起时,当下要生惭愧的心、懺悔的心,总觉得是自己的不对,有对待时,常用感恩的心来化解。烦恼哪裡来?无明哪裡起?皆是由我们一念心所造成,当念头转好时,一切的不如意也消失了。生活中或生意上有争端时,我便想起师父上人说的:「别人要的给他,别人不要的,我们再捡起来。」世间还有什麼好争的,修行是為了生死,是為利益眾生,要成菩萨、成佛,皆离不开眾生。

  我很感恩我能够碰到这麼好的佛法,这麼好的大善知识,在成佛的路上有一盏明灯可循。在我诵持楞严咒的两年当中,我深刻地体悟到楞严咒力量之大,稍一懈怠便被境界所转,精进用功自能对境清清楚楚。在行住坐卧中,我常告诉自己我要当菩萨,我不要当凡夫,因為凡夫是被境界所转,而菩萨能转一切境界。师父上人的开示更是常在耳边繚绕:「楞严定中能如如不动,了了常明,不被境界所转,而能转一切境界。没有楞严定,就随境界转,来一个什麼,就跟着它跑,被境界所转。」

  回首过去我所走过的那段辛酸岁月,犹如傀儡般身不由主的痛苦日子,与现在诵持楞严咒所感受的心境,真是天壤之别。常用欢喜的心、感恩的心、惭愧的心、懺悔的心,对境随遇而安,随缘了旧业来处世,没有任何人给我们烦恼,心开境就开,一切的业由心而起,心亡业就亡。

  对於过去生中在无知时所造下的冤业,我怀着惭愧、懺悔心,诸恶不作,眾善奉行,德大冤孽消,来解冤消业,时时警惕自己,菩萨畏因,眾生畏果,所行所做不要去错因果,以免因地不真,果招迂曲。

  今天写这一篇,只是想把我从楞严咒裡得到的好处全盘托出,希望大家也能从楞严咒裡得到好处。

  念楞严咒开大智慧

  持楞严咒的人,是一切毒也不能害。

  ◎比丘尼 恆庄

  这一星期為庆祝上人华诞特举行楞严咒法会,上人很慈悲希望弟子们都能诵持楞严咒,研究楞严经,因為我们身為娑婆世界的眾生烦恼多,不知道自己是在痛苦中过日子,还以為很快乐,所以佛菩萨特开方便法门,以这楞严经来让我们离苦得乐。

  楞严咒就是因阿难尊者,当他受到摩登伽女的娑毗迦罗先梵天呪,几乎要堕落,此时释迦牟尼佛就叫文殊师利菩萨持这楞严咒救阿难出来。这一部楞严经就是在讲楞严咒的好处,及教导我们修行的渐次。师父说过我们持楞严咒,可以与阎罗王鬪,我刚进入佛学院的时候,法师上课讲到:「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是一切事究竟坚固」。

  法师讲解,讲了几次我都不懂,什麼叫做究竟坚固?经过半年时间我才渐渐稍為瞭解,这个究竟坚固的意义就是说我们念楞严咒能开大智慧,什麼叫大智慧?这智慧就是定,当烦恼一来就產生智慧,能想出妙法来对治我们的烦恼,我们不被外界烦恼转,所以叫做坚固。假使我们楞严咒持久了,就能得到很坚固的力量,这楞严大定是在一切时一切处,不管什麼时候,什麼地方都是究竟坚固。

  不是只有在道场持楞严咒就好了,我们平时也要持楞严咒。居士在家比较忙,可以利用閒暇时间儘量念,把它念得很熟、很熟了,不管上班、走路、坐车,或者骑摩托车,都可以一直持楞严咒。比如说我们要去某个地方,忽然有事情发生,不能如愿地去,那我们就会起烦恼,假使平时有持楞严咒的话,你就会想得很开。持楞严咒,我们能得到大智慧,就是当事情不能如我们心愿的时候,就把它放下。同时经典里面说持楞严咒的人能得到七世的富贵,但我们学佛法的人,不是要求做有钱的大富翁,我们是要求出世间的富贵,了脱生死的,有智慧的富贵,这才是真正的富贵。

  我们要修行这楞严大定,第一要断杀生,第二不能偷盗,第叁不邪淫,第四不妄语,这个大家都知道的,这四种清净明诲是最重要的。还有师父告诉我们,修行是要出叁界––欲界、色界无色界。欲,包含很广的,比如说食欲;我们希望穿好的衣服,或者住好的房子,这种种的享受,都包括在欲中。这欲使我们很烦恼,我们一直在这欲中打滚,不能拔出腿来。那麼如何出欲界呢?要持楞严咒,这可以消除欲,得到定就不会被六尘所转。还有六根,我们生死的业是由六根所造的,六根就是眼、耳、鼻、舌、身、意。我们眼前所要的都是由妄想心去想出来的,才会去做。持楞严咒能把心定下来,眼睛不看那些色,不看好吃的东西,我们不被那些所转的时候,自然就会定下来不去吃。

  楞严咒是十方诸佛心印法门,称為大~法王子,它能使我们了生脱死,因為学佛的目的,就是要找我们这颗心,我们的心到底在哪里呢?当我们念楞严咒,念久了,自然而然,有一天就会发现心─佛性是怎麼样的。那是很清净,很光明的,就像一朶莲花,这莲花是处污泥而不染的,很清净。就像我们处在这五浊恶世,都不能出离,只好念这楞严咒。

  同时,持楞严咒的人,是一切毒也不能害。因楞严咒很长,如果没有办法背出来,可以先把它佩在身上,或者放在家裡佛堂礼拜供养,这样子,自然一切毒也不能害,甚至能制诸魔外道。楞严咒是十方诸佛菩萨所护念,假如我们很诚心地念,自然能得到诸佛菩萨及龙天的护佑。

  远离邪法要诵楞严咒

  世上乱象愈来愈多,而乱象愈多,愈证明了楞严经及楞严咒的重要。

  ◎杨果强

  在我十八岁那年(一九八七年),父亲突然中风去世,对我而言,是人生的一大衝击。父亲是一位不发脾气,凡事都愿意吃亏的人。我想学习父亲的精神,於是我皈依佛教,开始接触佛法。

  在臺湾,我一直找不到一位对机的善知识,就这样在佛教中浑浑噩噩地过了二年。在这段日子里,我看见了一些末法的现象,使我对佛教起了疑问。一直到一九八九年,我因為念书的原因,所以租房子在一间佛教书局的楼上,而那时房东从美国请了一位居士来教佛法,我当时就住在楼上,因此,我也被邀请参加。

  在一起参加的二十几位师兄弟中,都陆续有了感应,包括了他们所谓的「开天眼」(其实那只是通鬼灵),或者是莫名其妙地跳起舞,或者是打拳,只有我和另一位居士,不但一直都没感应,而且还觉得他的理论怪怪的(因為我们每天都念楞严咒),但是我们却因為看的经典太少,知见不足,所以说不出哪裡有问题?

  后来这位美国来的居士,竟然告诉我们修行不一定要吃素,吃肉也没关系。又私下告诉一些人说:「我在天上有某某净土,你们是我天上的妃子、太太、护法,我是来度你们回天上的。」当时我真不知该怎麼办,便向观世音菩萨祷告,让我有智慧能分辨邪正,於是我便从书局里上千本的佛教书中去寻找答案。当我打开第一本书,便看到了书中讲解五十阴魔的现象,讲解人就是 宣公上人。我很高兴地证明自己的观念是正确的,而那位居士所说吃肉的观念,是违背《楞严经》的四种清净明诲,他所说「在天上有某某净土」的理论,就是五十阴魔的现象。

  当我看到上人所定的「冻死不攀缘,饿死不化缘,穷死不求缘」的宗旨时,我才了解到,原来在我过去所看见佛教的怪现象,是人所造成的,在地球的另一端,仍有一位老和尚和他的弟子们,在為延续佛陀正法而努力,尤其是上人「只要有我在,就不准末法」那种捨我其谁的精神,及他那种大公无私,愿意代一切眾生受苦的大愿,深深地感动了我。使我之前对佛教的疑惑豁然开朗,也使我找到了一位有骨气、真修行的师父。我便在一九九○年上人返臺弘法的时候皈依了上人,选择上人做為我终身依止的善知识,并受了五戒

  时值末法,世上乱象愈来愈多,而乱象愈多,愈证明了楞严经及楞严咒的重要。这几年我一直持诵楞严咒不敢间断,也希望大家诵持楞严咒,并且熟读楞严经,除了让自己有分辨正邪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能延续上人的遗愿,让正法长久住世。

  安心

  一条发出金光的楞严咒项鍊,便活灵活现地出现在我眼前。

  ◎谭美华

  从小我的胆子就很小,常常不敢一个人待在家裡。尚未接触佛法前的我,就时常為鬼压床所苦,每到就寝时刻便是我噩梦连连的开始,这种现象到了上国中更是变本加厉,全家都跟着我受罪,直到遇见了现在的好友王宣法,才有了转变。

  学佛多时的她,送我一条从宣化上人道场请回的楞严咒项鍊,自此我便天天戴在身上,只有在洗澡时才拿下来。她还送我一幅裱框的陀罗尼咒,我将它立起来正对着我睡觉的床,说来奇怪,从此鬼压床的情况便大大改善了,加上后来配合吃十日斋,我整个人的气色也渐渐好转。

  最玄的是有一次我在上班午睡时,突然被一股重重的力量压得喘不过气来,心慌的我明白这次又遇到鬼压床了。

  一阵阵恐惧向我袭来,我不知所措,那种彷彿被鬼附身般的折磨与恐怖,让我无法集中注意力完整诵念心经。破碎的经文发挥不了效用,我像洩了气的皮球,一筹莫展,正準备投降,脑中突然灵光一现,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脑筋闪过楞严咒项鍊形象的同时,一条发出金光的楞严咒项鍊,便活灵活现地出现在我眼前,顿时那股如千斤重担般压在身上的力量消失了,一场苦头才告结束。

  这一连串发生在我身上的事,若非佛法的力量,怎可能如此神奇?至少我个人深信不疑。定时吃素、念佛、诵经,才使我保有平安,这种体会只有经歷过的人才会明瞭。

  楞严咒的感应

  诵念楞严咒时,身边出现白色光,把末学和鬼隔开了。

  ◎王宣法

  末学於民国八十四年农历过年至高雄左营区明德新村的奶奶家过年(先生的奶奶),由於爷爷生前為海军少将,所以军方分配之住宅很大,旁边还有勤务兵之住房,而末学及先生回高雄,即住在勤务兵之房间。

  大年初一傍晚五点多左右,末学独自一人在房间中準备作晚课,才开始念香讚时,便觉得冷到头皮发麻,由於曾经被鬼缠过,知道又是同样情况,所以很专心诵念楞严咒,末学大声念「南无萨怛他,苏伽多耶,阿罗訶帝,叁藐叁菩陀写,南无萨怛他……」,才念到此句时,感觉一股热流从头顶灌到脚底,瞬间便觉不冷,头皮也不麻了,末学心知是佛菩萨加被,真有说不出的感激,当晚也敢关灯睡觉。

  八十叁年至高雄时,由於末学刚学佛,不会诵经、咒,晚上吓得开大灯,无法闔眼,幸好有带大悲咒、往生咒CD,戴着耳机听到天亮。另有梦中诵咒的感应,末学梦见被鬼追––是个脸被烧黑的男鬼,一副兇狠模样,末学诵念楞严咒时,身边出现白色光,把末学和鬼隔开了。

  另一次是梦到自己在一个宅院中走不出去,天很黑,宅院中又闹鬼,末学诵楞严咒至第叁会时,天就亮了,而且还走得出宅院,準备搭车回家。最后,则是梦到手中牵着一个小女孩,而且知道彼此是母女关系,醒来后末学求佛让小女孩到别处投胎,因為末学想好好修行,不愿生小孩,於是连续一星期诵念楞严经、咒,回向给小女孩,一星期后梦见小女孩变成透明的,消失不见了。

  末学相信楞严经中所说楞严咒之不可思议,所以末学每日定课诵念楞严咒及礼拜华严经,期望佛菩萨加被末学坚固道心、精进用功、断除八识中之无明习气,早日证佛果

  末法时代人人都应熟背楞严咒

  所有自认為正信的佛教徒,都应发大心為全世界时时诵持楞严咒。

  ◎谢果正

  自九○年皈依师父后,听师父的录音带开示说,他到西方传法,主要凭藉的就是楞严咒和大悲咒的力量,靠这两种咒的力量,使他深入原属佛教「沙漠」,外道盛行的西方社会,為佛教立下千秋万世永不磨灭的圣业。

  师父六八年起,在美国旧金山开始向西方人弘法,就是以宣讲楞严经(含楞严咒)做為开端,可见楞严经和楞严咒对振兴世道人心之重要和迫切,实非其他佛教经典所可比,换言之,楞严经和楞严咒对这人欲横流道德几近彻底沦丧的时代,是最最对机的,也是当头棒喝的最佳法宝。因為末法时代,是个魔气盛,正气衰的时代,妖魔鬼怪到处兴风作浪,搞得人心败坏,世界不得安寧,而这些妖魔鬼怪一般凡夫的肉眼是辨别不出的,除非你开五眼六通。

  这些魑魅魍两最惧怕的就是楞严经和楞严咒,因為楞严经讲的道理太真,楞严咒的力量又威强,使得这些杂形异类闻之,都变得老老实实,胆战心惊,不敢随便放肆。师父上人说:「你一诵楞严咒,為什麼妖魔鬼怪不敢出来?因為力量太大了,尽虚空,遍法界没有一个地方,不是有这种祥光瑞气瀰漫着。所以有人诵楞严咒,就是补天地正气的不足」。

  美国加州万佛圣城的山门有幅师父所作的对联,右联写道「华严法会楞严坛场四十二手眼安天立地」,可见师父主要就是靠着华严经、楞严经和楞严咒,以及大悲咒的四十二手眼来安天立地,默默中用佛法的力量谋求世界的和平。其中尤以楞严经和楞严咒最為师父所推崇,一再殷切地叮嚀,在这末法时代,做為佛教徒,人人都应熟读楞严经,背诵楞严咒,这才配做「真正的佛教徒」。他曾说过:「楞严咒关系整个佛教的兴衰,是支持世界不到末日的灵文」,「世界上若有一人会念楞严咒,这世界就不会毁灭」。

  楞严经裡讲得很清楚,只要能持诵楞严咒,无论飢荒、瘟疫、战乱、贼难,以及所有一切的灾难,都能逢凶化吉,而且有求必应,特别灵验。

  记得九四年,我在美国洛杉磯工作时,有一次开车载两个十叁岁的外甥到长堤圣寺参加法会,在回家的路上,两个小鬼在车后座内打闹,我制止不听,无计可施,乾脆不管他们,将万佛城录来的楞严咒录音带播放,并随着持诵,约莫五、六分鐘光景,突然觉得后面静悄悄的,从后视镜一看,两人闭眼似睡非睡地像两条「僵虫」,斜靠在后车座背上。心想这莫非是楞严咒的力量使然,短短的几分鐘就把他们两人身上的「顽皮鬼」给撵跑了不成?这是我第一次在偶然中体会到楞严咒的妙用。

  师父曾开示过,持诵楞严咒的妙用与功德,太不可思议,尽未来际也说不完,「楞严咒裡边所说的,都是降伏天魔,制诸外道的,从一开始到终了,每一句都是诸佛的心地法门,每一句有每一句的用途,每一个字有每一个字的奥妙,都具足不可思议的力量。即使只念一字、一句、一会,或念全咒,都是惊天动地,所谓惊天地,泣鬼神,妖魔远避,魑魅遁形。」后来因為养成一面开车、一面诵持楞严咒的习惯,无形中我所开的车内充满楞严咒,而我也慢慢观察到凡是坐过我车的人,平常性喜聒噪的,一上车不是变得「愣愣的」,安静许多,要不然很容易就睡觉了。相信这也是楞严咒默默中感应的力量吧!

  另一事值得一提的是我的父母,从小就看他们常斗嘴,虽然经一番的努力,把他们养成吃长斋的习惯,但是父亲既嘮叨又暴躁的脾气并未随之改善,反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加剧,我百思不得其解,因常听人说吃素会使人的脾气变得较温和,但这并未发生在他身上,或许这是不少老年人的通病吧!也或许他业障较重,「瞋恨鬼」经常在其身上作崇吧!总之,我这个做儿子的夹在其中,听他们吵嘴声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自从学会背楞严咒之后,我又想到或许可用它来试试看。师父曾说:「常常诵念楞严咒,就能消除你宿世的业障,往昔的罪业都可以消除。」、「不管是轻、是重,甚至不通懺悔的四波罗夷罪、五逆、四弃、八弃,你一念楞严咒,无论怎麼重的罪都消灭了,连一根头髮那麼多都没有。」也可以说诵持楞严咒是消除业障最快、最彻底的法门之一。

  所以,以后我一出门开车去上班,就诵楞严咒,下班亦然,然后把这项功德迴向给两老,愿他们脾气都能改好,结果很快发现情况改善不少,吵嘴声减少了许多,有时候回家一进门,看到父亲一人独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的模样,很像一隻听话的「绵羊」,坐在沙发上好像无明火想发也发不起来似的,彷彿纠缠其身的「瞋恨鬼」给楞严咒裡的金刚藏菩萨或鬼神王给镇住,服服贴贴的,不敢放肆。不过我也深深了解,除非他本人也发心学佛,潜心修行,否则光靠外来楞严神咒的力量,只能改善而无法断其坏脾气的根源。

  我也尝试用拜懺的方式,為其消业障,期望有一天,他的自性觉悟,开始学佛。不过,到目前為止,我的德行尚无法感化其皈依佛门,愿诸佛菩萨加被,令其早日皈依,诚心修行,改掉其坏脾气的毛病。如能做到这点,我将庆幸自己此生没有白活了。

  师父曾说:「持诵楞严咒的人最好能发大心,為全世界诵持,把所有的功德迴向给全世界。」而师父十八大愿之一:「愿一切眾生,见我面,乃至闻我名,悉发菩提心,速成佛道。」这是多宏广的愿力。所以我现在也仿效师父,每天诵持楞严咒,把功德迴向给不只是我父母或至亲好友,甚至办公室全体同仁及他们的眷属,以及今天我遇到的每一个人,给打电话的每一个人,乃至法界一切有情无情眾生,愿他们都能早日成就佛道。自从这样做之后,我觉得在為人处事方面,不但化解了不少的阻力,而且常有许多事半功倍,弦外之音的功效。现在叫我一天不持诵楞严咒还真难,因為我已把它融入我的生活裡,儘可能把它应用在我生活週遭的每一个层面,慢慢体会它的妙用。我也愿在此发愿,尽未来际,生生世世都拥护楞严咒,诵持楞严咒,使正法永远住世,使世界更美好。

  持诵楞严咒另一引人注目的特色是,持诵者其功德特别殊胜,师父曾说过,你若能把楞严咒背得出来,得到持咒叁昧,诵得如流水一样,源源不断,「你最低限度也可以七生都像美国煤油大王那麼有钱,七世都做员外,做有钱人。」虽然诵持楞严咒可获得如此大的福报,但是师父也不忘提醒大家,不要境界那麼小,「七世的员外也是一眨眼的期间。那麼念楞严咒要希望什麼呢?要希望究竟作佛,得到无上正等正觉。」「实际上学楞严咒,就是佛的化身,不但是佛的化身,还是佛的顶上化佛,化佛中的化佛。」「你若能受持楞严咒,将来一定成佛。」这是师父所开给我们的保证书。

  这也是百千万劫难遭遇的一种法门,全世界佛教能彻底讲出楞严咒的道理和妙用的,大概仅此万佛圣城一家,也只有师父宣公上人这样的大德,才能讲出那麼微妙不可思议的法。由於楞严咒关系着整个佛教和世界的兴亡,忝為佛教徒的一员,焉有不痛加珍惜、拥护和广為传播的道理!

  因為持诵楞严咒的感应特别灵、特别快,其力量和功德也特别大,因此持诵者本身的心要清净,言行也要光明正大,遵守戒律,才能有所成就,正如师父所说的,最低限度要守五戒,奉行十善,否则不但没有感应反而会惹来麻烦。有人一听如此,就不敢冒然学楞严咒,其实学佛的人本来就应严守戒律,如果心裡还充满着贪、瞋、痴,那你无论诵经、持咒或打坐,样样都不会有所成就。即使不幸惹来一些小麻烦,那也是一种警告、一种考验,叫你的心要收歛,叫你循规蹈矩,不要再犯戒。

  在回臺湾工作之后,有机会我也向有缘的同事,介绍持诵楞严咒的妙处,所得的回答经常是「楞严咒听说只能早上念,其餘时间不可念,否则对自己不好。」為何臺湾许多道场的师父们都教人家只能早上念楞严咒,其他时间都要「退避叁舍」?佛是慈悲,也是平等的,不会只对这部咒有偏见,只能说这是以讹传讹。

  邪魔外道為了要破坏他们所最惧怕的楞严咒,魔王和他的魔子魔孙就造了此种谣言,希望大家少念这个咒,这样他们就可以得逞,為非作歹,在世界上多做一点坏事。佛也说过在这末法时代,佛法最先灭的就是楞严经和楞严咒,因為魔王和他的眷属,千方百计最想破坏的就是这部经和这部咒。而许多无知的人却随着魔棒而起舞,对它们避之唯恐不及,甚至我认识的朋友有学佛十多年,却没有听过什麼叫「楞严咒」的。这实在是佛教的一大损失与悲哀。

  有人问师父宣公上人:「听说楞严咒只能早上五点念,其他时间不可念?」上人回答:「随时念,随时都是早上五点。」「此地早上,美国是晚上,如何算起?诵经念咒不要着相。」「随时念,随时都有感应。」我们此生,何期至幸,能有宣公上人这位大善知识真知灼见引导,他的话有如暮鼓晨鐘,希望能敲醒更多被误导的人。

  师父说:「楞严兴,佛法兴。楞严灭,佛法灭。」值此道德沉沦,世风日下的时代,不只是臺湾,甚至整个全世界都走到一个面临生死存亡绝续的危险时刻,所有自认為正信的佛教徒,都应发大心為全世界时时诵持楞严咒,以挽狂澜於既倒,使浩然正气长存,使正法永远住世,这才是做為一个现代的佛教徒应有的学佛态度。

  一个新生命的开始

  若我们以诚心,专注地持诵楞严神咒,何愁不能早日见性成佛呢?

  ◎果昌

  学佛不该执着於寻求感应,但「人有诚心,佛有感应」,若能从清净因地心,用功修行,不求果报,感应便会不求自得,否则即落入「因地不真,果招迂曲」的困境了。感恩楞严咒,虽以凡夫心,粗糙心来读楞严咒,或许因有一丝的诚恳心及恭敬心,两个月便有感应,这是起初预料所不及的。

  為何有因缘受持楞严咒?这都归功於上人,他苦口婆心鼓励我们要深入经藏,智慧如海,又不断讚叹持诵楞严咒功德,尤其是叁部大乘经典––楞严经、法华经、华严经,古德云:「开悟楞严,成佛法华」,所以便自然先从楞严经研究起。楞严经卷七,世尊不断从各角度讚叹神咒功德,诸如:

  出生十方一切诸佛,十方如来因此咒心,得成无上正遍知觉...

  十方如来执此咒心,降伏诸魔,制诸外道...

  十方如来含此咒心,於微尘国转大~法轮...

  书写此咒,贮於香囊……或带身上,或书宅中,当知是人尽其生年,一切诸毒所不能害...

  有能自诵,若教他诵,当知如是诵持眾生,火不能烧,水不能溺,大毒小毒所不能害...

  是咒常有八万四千那由他恆河沙俱胝金刚藏王菩萨种族,一一皆有诸金刚眾而為眷属,昼夜随侍...

  是人应时心能记忆八万四千恆河沙劫,周遍了知得无疑惑...

  若读若诵,若书若写,若带若藏,诸色供养,劫劫不生贫穷下贱不可乐处...

  是故能令破戒之人,戒根清净,未得戒者,令其得戒,未精进者,令其精进,无智慧者,令得智慧,不清净者,速得清净,不持斋戒,自成斋戒...

  若造五逆无间重罪,及诸比丘比丘尼四弃八弃,诵此咒已,如是重业,犹如猛风吹散沙聚,悉皆灭除,更无毫髮...

  从无量无数劫来,所有一切轻重罪障,从前世来未及懺悔,若能读诵书写此咒,身上带持;若安住处庄宅园馆,如是积业,犹汤消雪,不久皆得悟无生忍...

  若有女人,未生男女,欲求孕者,若能至心忆念斯咒,或能身上带此悉怛多般怛囉者(即楞严咒),便生福德智慧男女...

  求长命者,即得长命...

  命终之后,随愿往生十方国土...

  写此神咒,安城四门,并诸支提,或脱闍上(即供养於佛寺,或悬於幢幡)令其国土所有眾生,奉迎斯咒,礼拜恭敬,一心供养令其人民各各身佩,或各各安守居宅地,一切灾厄悉皆消灭(即飢荒瘟疫,刀兵贼乱,自然消失)...

  在在处处国土眾生,随有此咒,天龙欢喜,风雨顺时,五穀丰殷,兆庶安乐...

  持咒功德如此殊胜,我们岂可不為眷属朋友,国家社会,自利利人而发心受持,读诵书写,身上携带此楞严咒呢!

  许多师兄、师姊或会為楞严咒太长,而打退堂鼓,实是可惜。其实一刚开始持咒时,或须二十分鐘,但熟悉后,疾而不急,以清净心持咒,也只是五分鐘而已。若仍觉快得急躁不安,可慢慢念,专注,不打妄想,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念,最多也是十分鐘而已,有时还会觉得意犹未尽。

  本身因业障深重,智慧浅薄,国中时,便受淫心炽盛而深受其苦,每遇淫心现前,便须用意志力及种种方法来抑制,但效果有限,没想到持咒才两个月,困扰二十年的习气就因此立即绝跡,没有任何勉强;这种情形就如同没有吸烟的念头时,何须学习使用种种戒烟方法,挣扎抗拒吸烟的诱惑,这种清净心的感觉真是清凉自在。难怪世尊要苦口婆心,教导若有宿习不能灭除,以致不易严持四种清净明诲时(断心淫、断杀生、断偷盗、断大妄语),就应一心持诵楞严神咒。

  如今,在车子裡,最喜欢听的音乐,就是法界印经会流通的楞严神咒唱诵带、庄严、流畅,令人平静自在、心旷神怡。涅槃经二十七云「首楞严叁昧者,有五种名。一者首楞严叁昧,二者般若波罗蜜,叁者金刚叁昧,四者师子吼叁昧,五者佛性,随其所作,处处得名。」所以若我们以诚心,专注地持诵楞严神咒,何愁不能早日证得楞严大定,明心见性,见性成佛呢?毕竟我们该总持不忘被尊称為「咒中之王」的楞严咒,精进修行,不辜负「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也不辜负上人的一番殷勤教诲及倒驾慈航的悲愿了。

  诚心持咒遇难呈祥

  受持种佛因之经典─楞严经和咒,能早日圆满菩提,证佛果。

  ◎蒋果君

  二女儿拿本有注音的「楞严咒」给我看,她说有注音可看着念,看一看也就放着,每天照例念「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及「佛说阿弥陀经」,当功课做完要放经书到供桌时,就看见一本绿色封面「楞严咒」在佛堂上直地供着,我觉得奇怪,别的经典都平放着,為何这本咒是站着的,连第一个字还不知读何音才正确,查字典才确定,也就不妨一试。

  没想到一早念完,早餐时,就不想吃荤了。家人觉得奇怪,一直很想吃素之人怎麼今天能宣布了,真是奇蹟。我也觉得很奇怪,清晨持了楞严咒后,精神觉得清爽,而且不想吃荤了,虽然我早已想吃素了,不过嘴太馋,满脑子荤菜的味道,一个月吃两天全素都办不到,只有每天吃早素比较容易控制;没有想到持「楞严咒」后,一反常态,却能吃全素了。先生却大声嚷:「小凤,快去买妈妈最喜欢吃的肯他鷄,香脆又鲜美,还有浇有鲜汁的马铃薯泥给妈妈吃。」乍听之下毫不动心,真不可思议,真地能吃素了。

  為了不杂修,专持「楞严咒」,也就把从前的功课都停止了,但内心很惭愧,而且充满感情,难以割捨,毕竟对《普门品》、《阿弥陀经》有份依依不捨和内疚的感觉,有叁次在不同时间,重拾回旧时的功课来做,但感觉就没持咒那麼清净和少烦恼,修行是个人之事,只要对机就好,如同师父上人所云:每一法门都是佛菩萨為眾生之病,因病施药,对症下药,这「楞严咒」可是我的良药吧!

  每天深夜两点半起来,叁点开始持咒,五遍、七遍至十九遍,最初一小时一遍,慢慢地会背诵时十五分一遍,有念无念似地,变成两个个体了,另一个在不断地背念,已离本体似地,真不知谁在背,另一个却清清爽爽地与在持诵的毫无关系,只是清净无染的,如用念去想有另一背诵者,不想时,则会合而為一的。

  无杂念、清净无念地在背诵咒语,背完,人非常清净快乐,即使有事来则应,事去则自然消失(丢弃),不会想过去,现在,未来,扫叁心,事来则面对、接受、处理,事过则恢復平静。如船渡海,船来时,则海浪汹涌,船过时,则风平浪静。如持咒久了,连汹涌之海浪也不会起伏了,变成如如不动了,自成一个不被外境任何事物所转动的个体了;再久而久之,能自主地转外境,如看电视,一臺不好看,马上遥控转臺,叁臺不好看,马上转二臺,如装了电池似地遥控,不假思索地会自动转臺,外界一切事物好像被自动所遥控转臺。看电视、玩电动玩具或玩遥控车,还要用手指去按转臺。能自主时,便能自动转境。

  最初学习时,还要用念去转,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外境与本体成绝缘体,各成一体,互不相碍,成分道扬鑣,和「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相似,内心清净自成一体,没有杂念污染,如如不动,外境已不能进入。也没有你、我,虽然耳听有声音在骂人,但已没有被骂之人了,(没持咒以前,知道被骂之感觉深入心坎,似被刀刺之难受,持咒后,则无你我存在,更无被骂之对象了。)好像弓箭已射不进来了,外境一开弓射过来时,就如有保护层,箭自然被反弹掉落,如如不动如金刚不坏之身。外境之「人」与「物」与「事」,已不能影响摇动「如如不动之心」了,反而被自动转臺了,多麼殊胜啊!

  八十叁年返台,结缘《楞严经》,没有想到经中云:未能持斋戒,即能持斋了。怪不得,我一念楞严咒就能吃全素了,原来是《楞严经》中,早已说明了,多麼灵验啊!更使我相信佛经中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

  持楞严咒是佛陀心咒,容易得到成就。

  (一)成就法──身、口、意,叁业清净。

  (二)增益法──持咒可以增益道业。

  (叁)破恶法──持咒可以破除一切恶习。

  (四)息灾法──可以清除一切灾难。

  (五)勾召法──妖魔鬼怪,无论多远,都可以把它捉来。

  (六)降伏法──可以降伏一切妖魔邪咒。

  (七)吉祥法──诚心持咒,一切都能遂心满意,遇难呈祥等。

  百多种好处,如能抱着慈悲救度眾生之愿持咒,一定可以消除灾难,将来又能得成无上正等正觉。

  《楞严经》中,述及佩带〈楞严咒〉之威力,分為五部,表示威力。(一)东方金刚部──金刚五咒,以阿閦佛為部主。(二)南方宝部──诸天五咒,以宝生佛為部主。(叁)中央佛部──诸佛咒,以毗卢遮那佛為部主。(四)西方莲花部──诸菩萨咒,以阿弥陀佛為部主。(五)北方羯摩部──诸鬼神咒,以成就佛為部主。因世界有五大魔军,故有五方佛来镇压。

  佩带咒在身上或书宅中的墙壁上,由於神咒之加被,可以尽其天年,一切毒物,都不能加害。如恭敬读诵,或恭敬书写,或随身佩带,或供养於自住的庄园馆宅中,那麼多劫以来积聚之宿业,就如雪遇沸汤,即时溶化。既然宿障消除,正定现前,则不久之后,便会证得无生法忍。若曾犯五逆无间重罪,仗咒威力,所有重罪,犹如狂风吹聚沙一样,都会消灭无餘,丝毫不留。更不会有一切魔鬼神怪,以及无始以来的冤家、横祸、宿业、灾殃、旧债来扰乱侵害。一切咒诅魘蛊毒药、金毒、银毒、草木虫蛇万物毒气,一入到这个持咒人的口裡,反变成无上之甘露味。如臺湾蔬菜农药,各种病毒更不在话下,都有免疫能力;我持咒后,身体比从前健康,连感冒也远离了,轻鬆自在。

  由於篇幅的关系,未能一一写出,欲知详细内容,可阅读《楞严经》,即能窥知全貌之殊胜,犹饮甘露与醍醐。

  当我得知如此殊胜之咒中之王,即在清晨,写咒掛在院子围墙或家中,以保平安,而且每人佩带,受益匪浅。如同家中停电时,出去检查电錶时,先生躲在暗处吓我,或有时躲在房中,突然吓人,真地一点也不会怕,很镇定。又如突如其来的大声或怪声,也不会心跳八百,或心起波浪,「心」始终很平静、平稳、平衡,都是自然而成,不假造作的。

  回忆从前没持咒时,情形恰恰相反,心惊肉跳,心跳八百,惊吓得整身不自在,突然神经抽动等等,简直判若两人。可见不是一定要禪坐才能定,而如来定是行、住、坐、卧都在定中,首楞严之大定、深定是多麼殊胜啊!

  能定即生慧,所谓「开悟楞严,成佛法华」,要成佛,必须先种佛因,即是先受持楞严经或咒。播何种子,结何果;种佛因,结佛果;种菩萨因,结菩萨果。虽然每一眾生都有佛性,听经闻法学佛,迟早会成佛,但必须经过「信、解、行、证」四个阶段,如已受持楞严经或持咒,已种了佛因,努力心精进、身精进、昼精进、夜精进,再持戒律,息贪瞋痴,修戒定慧叁无漏学,圆满菩提,则决结佛果。

  家父出殯那天,我把手写的「楞严咒」影印给家人佩带,臺北第一殯仪馆也有给每人一张红纸画的符咒。最小的妹妹因為临急,找不到装手写楞严咒的袋袋,只有带殯仪馆给的符咒,没想到她自焚化炉回家后,第二天不能起床,整身骨头痛、头痛、腰痛,当时以為睡一阵子就会好,没想到睡到第叁天,还更严重,我才警觉到是不是有那麼回事?就把我身上的楞严咒给她带,没想到她马上好了,能起床了,真地不可思议。后来发现坊间有小的精緻楞严咒,让她换一换,比手写的几张又厚重又不方便,轻便多了,她坚持不肯换,我告诉她,内容都一样,她就肯换了,可见她是多麼地相信她所拥有的。

  大女儿在八十五年叁月间和朋友来南非观光,游歷不少名胜古蹟,返家当天叁更半夜唤醒我,她作梦有许多可怕的东西,她吓坏了,不能睡。我看她颈子怎麼没戴楞严咒呢?可是我所有的楞严咒都给了两家朋友,在焦急紧张状况下,只有下床去找,好在找到一个,就给她戴上。返房去睡了,一觉到天亮没来找我了,也就安然无虑了。

  八十六年十月初,小女儿在学校附近教堂见到过世之白人,返家就一直头昏想睡觉,觉得怪怪的。原来又没戴楞严咒,她说学校规定不能戴项鍊之类之饰品,我用别针把楞严咒别在衣领内侧,原来换校服忘了别上去了,给她一戴上,就觉得从头冷下去,人就舒服了,现在她也绝不会忘记戴了。

  大儿子在八十四年七月往生,当他在病重当时,给他戴上手写楞严咒。大儿子在叁个月大时,发高烧四十一度,变重度智障儿,当时不肯戴也就算了;当他病重时,还是勉强给他戴上。在《楞严经》云:「若读、若诵、若书、若带、若藏,诸色供养,劫劫不生贫穷、下贱、不可乐处。」此子在八十四年七月往生,仗南无大慈大悲阿弥陀佛佛力,带他到极乐世界去了。往生约九小时后,全身冰冷,头顶还热,而只隔方寸之额头,如冰块般冷,方寸之隔却有天壤之别,面露微笑,脸现瑞相。

  受持楞严经和咒,在大定中自然焕现智慧光──不自私、不自利、不贪、不求、不争、不妄语。散心杂语时,则自摄其心,修摄其心,一心不乱,自然在定;要发脾气时,就「忍」以柔软心、柔软音,布施「欢喜」给对方,使对方生欢喜心,「忍」字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烟消云散了,何来「忍」字,也就天天欢喜了。希望大家能受持种佛因之经典──《楞严经》和〈楞严咒〉,能早日圆满菩提,证佛果。

  诵楞严咒救世界

  上人说,世界末时,只要有一个人能一心持楞严咒,就可拯救世界。

  ◎林日祥

  1990年,我姑母带我们一家参访洛杉磯的金轮寺,那时我十岁,第一次接触佛法。记得当时父母餐馆生意结束,渴求精神上的导引,我想那次他们找到了所追求的。一年后,父母将我和姐姐、弟弟送进了万佛城的育良小学读书。第一次到万佛城,我看到万尊佛像很兴奋,手指着墙上的佛像对妈妈说,「我想要做那尊佛。」我又问:「成佛一定要出家吗?」她说那样会比较快些。当时我对佛法明白得不多。

  在育良小学、培德中学的佛学课中,我学了更多佛法。我也参加佛殿的功课,父母也灌输我佛教的价值观与传统思想。十叁岁时,我听了上人关於楞严咒的法益开示后,妈妈就让我背楞严咒。咒文太长,我觉得不可能背下来,但妈妈的道友,金轮寺的王太太鼓励我。在她的影响下,我开始每天背两行;背时我感到很安寧,兴趣也提高了。

  上人说,世界末时,只要有一个人能一心持楞严咒,就可拯救世界,於是我从每天背两行,渐增至五行、十行、二十行,两个月后背完了全咒。妈妈让我天天持诵,以免忘失,我就上学前一次,放学后一次,睡前随便什麼时候再诵一次。回想起这件事,我相信是「让楞严咒住世,拯救世界」这一大因缘,驱使我这样做的。

  我因此想要受五戒,当我向妈妈提出时,我持戒已两年了。(编按:林果祥居士姐弟叁人,於1991年7月13日於圣城皈依;93年3月圣城庆祝观音菩萨圣诞法会,果祥居士念初中一年级,近13岁时受五戒。)她很吃惊,要我确定我一生都不犯杀盗淫妄酒的行為。我告诉她我确定了,於是在观音菩萨圣诞日,我和好友顏晓晋同学同时受了五戒。这些戒成了我生命中做决定的準则。97年我从培德中学毕业后,接触到了真正的考验,发觉与外面的环境协调很难;想要做的,常常与戒律相违悖。一想到戒律,我就约束自己不去做那些事了。

  就读柏克莱加州大学期间,我与父母有许多衝突;我与许多在父母灌输佛教规矩下长大的孩子,有类似的经验。我从小脾气不好,控制压抑的结果是,瞋恨在内心延续不断。大四时,一个紧张的学期结束后,我参加了2000年法界佛教青年会的「冬季楞严班」,避开了都巿生活,我更敏锐地觉察到了自己的心境,所执持的人相、物相,这都是使我沮丧、苦恼的直接原因。

  我有了一些觉照力后,就想下功夫改变自己的坏脾气。我从一些与脾气间接有关的小事上先入手,比如在开车上学的路上,我觉察到自己的瞋心,怒气冲冲时开车上路非常危险。我开始觉察到每次自己的火气怎样上升,又如何地要爆发出来。恆实师告诉我,有位禪师在美国说:「将心中的前门、后门敞开,让客人进来,但不敬茶。」基於这一理解,我认识到自己执着於公路上驾车的人对我的无理,而发火。他们就像是客,而我生气,是因為给他们敬茶了!一点一点我放下了这些执着,让它们来来去去,而我不将心繫住其上。

  我试着将这个方法用在自己其他的毛病上,我感到不容易,可以说很难。因為我认识到了让我沮丧苦恼的直接原因,是这些观念上的执着之后,我就想要改变它们。这一因缘,使我决心要做个更好的人;无论出於何种信仰宗教,这就是佛法了。但我们只可这样要求自己,却不能这样要求他人。当他人看到你这点,觉察到你的不同之处时,他们自会意识到其中的缘由。

  持楞严咒求出家

  我那时嚮往万佛圣城,希望将来能在那儿出家。

  ◎比丘尼 恆慎

  我十一岁时,有段时间住外婆家;外婆是皈依叁宝的佛教徒,在寺庙举行法会时,会带我去参加。但我对出家人的印象模模糊糊,最深的是庙上可口的素食,觉得比荤食好吃太多了,所以即使得走一个多小时的路,也不觉辛苦。当时有人叫我常念「南无阿弥多婆夜,……」(往生咒),说是多念会变得聪明。我听教从此就常念,直到离开外婆家后,不再去寺庙了,还是常念这个咒;长大接触佛教后,才知道小时念的是〈往生咒〉。

  1989年我到臺北一家素食馆上班,同事给了我一本上人讲的《地藏菩萨本愿经浅释》、一本宣公上人开示录第一册。我以最快速度看完,对上人起了很深的信心,赶忙到臺北法界印经会再请了两本书看。当时的「法界」限制请书,一次不能超过两本。

  我那时嚮往万佛圣城,希望将来能在那儿出家,於是我天天念〈楞严咒〉、背〈楞严咒〉、拜佛,全心全意想去圣城。一天我梦见自己叁步一拜朝礼圣城,上人迎面走来,站在我面前对我摩顶,说:「你可以来圣城。」即刻就感到一股清凉,从头顶灌入,我兴奋得醒了过来;醒后,那清凉感仍在。太真实了!

  我想出家,又想奉养父母,在矛盾中挣扎,直到父亲往生,我对观世音菩萨发愿,希望在叁年内出家。心想事成,终於到了万佛城,并在1995年3月25日落髮;2000年受具足戒

  礼拜楞严咒开智慧

  每天清晨起床,礼拜楞严咒,一句一大礼拜。

  ◎潘果照

  我喜欢读宣公上人的开示录,因為上人说法很有道理。听上人教诲,让我觉悟自己年纪大了,没有几年光阴,不能再拖时间不修行了。每天清晨起床,礼拜楞严咒,一句一大礼拜。我觉得不拜不行,不用功不行,否则智慧不能开。要开智慧,一定要用功修行。晚上打坐,开始时腿很痛。我说痛没关系,学佛要苦一点。

  可是眼睛不好,有白内障,打坐时眼皮盖不上,眼睛开着,看到光又不能打坐。我就到观音菩萨前面说:「弟子眼睛不好,眼皮盖不上,打坐时坐不住」。没想到讲完后,一坐下,就有光射过来,眼皮自然盖上了,后来又射光来,我打开眼睛看看,知道是观音菩萨感应,垂念加护!眼睛於是渐渐好起来,现在都好了。

  我每天上午六点鐘起床,喝过开水后,拜佛、拜楞严咒半小时,打坐两支香,到上午十点鐘。本来我有风湿,自从大礼拜后,甚麼病都好了,真是不可思议!我人很笨,以前学经怎麼学都不会,现在心一静,经典的意思都明白了。

  在万城城拜万佛懺的时候,每一拜拜下去,下一尊佛号就会在心裡跳出来,我也不明白怎麼这麼奇妙。我们要把真心拿出来,就一定会有感应。我甚麼也不想,就想自己不好,要赶快修。

  我们来金佛寺是回家,我们年老了,快念佛,金佛寺是自己的家。要用功,不用功总是在外面,用功努力拜进去、修进去,用真心学佛才会有感应,我念观音菩萨的感应说也说不完。

  各位同修,上人所说话句句都是真的!他教我们修行就是要打妄想。以前我以為妄想是打不破的,但是每天认真修行后,我觉得妄想是可以消除的。念头积聚成的烦恼,就像戴在头上的帽子,箍在脑子上的烦恼帽是可以脱掉的。我女儿的病,罹患乳癌末期,我也不烦恼,真地老老小小都会走的,早去也好。大家要好好地学佛,不要在外面流浪,这裡才是我们真正的家!

  深切地体会楞严咒的功德妙用

  只要肯如法如律地依教修持,自然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比丘尼 恆茂

  2002年8月20日,因為法界圣城发生六人集体中毒事件,使得这个平常的日子显得不寻常了,当时这些病情轻重不等的病患,被救护车分别送往叁家附近的医院急诊。

  中毒发生的那天早上,刚好轮到我在办公室值班,十一点我把饭菜带到办公室用斋,当我吃到烫菜时,第一口吃下去觉得很苦,我不以為意,吃第二口还是好苦,心想自己应该学吃苦,等吃到第叁、第四口时,才感觉不对劲儿,太苦了,这时我的嘴唇也开始麻了,心中立刻闪过一个念头:「有问题!这菜有问题!」於是赶紧走到斋堂,告诉大家不要再吃了。

  一踏进斋堂,恆禪师迎面而来说这菜有问题,我连忙告诉大眾不要吃这菜了,同时向厨房申请了红糖加开水,分给大家每人一杯当做解毒之用。之后,我走回办公室了,走到一半听见大门口有人按门铃,我就去开门,随后我就完全失去知觉,所以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被送进医院的。

  以下的情形,是事后开检讨会时我才知道的。当时大家在寮房内找到我,被找到的时候我是坐在浴室门口,两眼直瞪,他们推我、喊我,都没有反应,几个人把我抱上救护车。在车上,救护人员看我两眼发白、口吐白沫,急忙地用氧气筒救我。一到了医院送进急诊室,六个大男生分别按住我的四肢身体,為我做灌肠、肠胃镜检查等急救措施,同时医生说我至少要留院观察二至叁天。

  当天晚上八点半,法界圣城的居士陈老师来医院看我,问我有没有好一点?但是当时我的意识还是不清醒,我听到她对我说的话,但是在我大脑里呈现的都只是一个个的字串,我实在没有办法理解它们所代表的意义。一直到隔天清晨,Cathi (即现已出家的近欢师) 在旁边照顾我,我问她几点了?她说,「快四点了。」「喔!那我要起来做早课。」於是急忙找袈裟。把袈裟搭好之后,我就在病床上做早课,早课做完五点鐘,按照当时法界圣城的时间表,应该是念楞严咒的时间,所以接着念楞严咒,等我按例念完叁遍楞严咒后,我才完全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在医院里,是因為中毒才被送进来的。

  这时我突然想到楞严经里,讲到持诵楞严咒利益的一段文:「末世眾生,有能自诵,若教他诵,当知如是诵持眾生,火不能烧,水不能溺,大毒小毒,所不能害。如是乃至,龙天鬼神,精只魔魅,所有恶咒,皆不能着,心得正受,一切咒诅,厌蛊毒药,金毒银毒,草木虫蛇,万物毒气,入此人口,成甘露味。」

  知道楞严咒有解毒的力量,再联想起昨晚Cathi一直要我多喝水,多上厕所,於是我盘起腿来,开始持诵楞严咒。从早上五点开始,一直到七点半,两个半鐘头,我一边持诵,一边喝水,总共喝了好几个大杯的水,果然开始想上厕所,来回跑了好几趟,大便都是呈黑色的,小便呈红色的。

  到了八点鐘,我可以感觉自己身体已经好了八、九成,再加上想到医药费很贵,所以我想向医生申请出院。於是当医生走进病房时,我面带着微笑,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医生看了之后,就同意让我出院了。开车回到法界圣城,已经是快上供的时间了。因為其他中毒的同参还留在医院里,所以大家忙成一团,我这时回来还正巧帮上忙──当午供的维那哩!

  经过这次的事件,有几个重点令我感触极深,在此提出与各位分享:

  1. 道场里大眾共修的力量是很不可思议的。

  我们天天不间断地做早晚课以及其他大殿的功课,日子久了就会成為自己的生理时鐘──什麼时候自然就去做什麼事,纵使人在昏迷之中,也会下意识地去做,自然地,默默中在生命紧急关头会救了自己一命。

  2. 深切地体会楞严咒的功德妙用。

  佛陀确实是一位「实语者,如语者」,不仅只是楞严经的道理如此,佛教的每一种法,都不会对眾生打妄语,只要肯如法如律地依教修持,自然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菩提增长。

  3. 这次中毒的叁人之中,有人见到了无常鬼,所以这次的经验真可说是死里逃生,也令我们深深地感受到生命的无常。这个娑婆世界实在不是个可以留恋的地方,想想:纵使在道场里,这个大家认為最安全的地方,吃的是自己耕种最可靠的蔬菜 (註:此次中毒的植物名字叫「曼陀罗」,是一种毒性非常强的野菜,外形跟平常种的菜很相似,所以会不小心被摘採回来食用),也会发生这麼严重的生命危险,所以大家还是赶紧老老实实地积集往生资粮,求生极乐净土才是最究竟之道。

  来学楞严咒

  欲学楞严咒,先要有正知正见,这是非常要紧的。

  ◎Rich Sloger

  在《楞严经》第一卷中,宣化上人提到天臺智顗大师立愿得见《楞严经》:「当智顗大师知道《楞严经》在世时,他感动得面西而拜,希望有一天得以亲炙这部经。他天天向西礼拜,拜了十八年,可是最终还是无缘一见。」所以,我们不可掉以轻心,应当奉持此经,利用各种机会来读楞严经、诵楞严咒。

  修行当中,读《楞严经》和念〈楞严咒〉都是附加的功课。其最终目的,在使我们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停止外洩,以得见我们的本来面目,达到楞严大定。宣化上人开示录中,一篇名為「正法的代表」的开示,叙及修持经咒种种不可思议的特点与方法。在此愿藉着分享我学〈楞严咒〉的经验,能有助他人学《楞严经》与〈楞严咒〉。

  在《楞严经》卷一,上人引用神秀大师与六祖大师的偈颂,强调修心的权法,以及证得自性本慧的无生法忍之必要。

  神秀大师的偈是,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臺;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

  他要我们不断地修行,时时清理自心,使之一尘不染。

  六祖大师则对以: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臺;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一念不生时,佛性与叁摩地就会显现。若是你的眼、耳、鼻、舌、身、意发动,取得主控权了,就好比天空剎时佈满了乌云一样。

  因此,修行时,我们当时时「拂拭此心」,同时开发我们本有的智慧。行善事、修正行是為帮助净心的外法,其他像念〈楞严咒〉与学《楞严经》,那就更微妙了,它们能帮助我们认识并开发本有的智慧。

  本有智慧的修行,亦包括在许多其他的修行法中。例如,〈大悲懺仪〉有句偈:「现前一心,上等佛心,下同含识???」,《心经》亦云:「???是诸法空相???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皈依叁宝时,懺偈的结语即愿:「復本心源,究竟清净。」这些修行法,在在指示我们应以《楞严经》和〈楞严咒〉来修我们真实的自性──楞严大定。

  在学〈楞严咒〉之前,我先探讨念此咒的目的何在。虽然我曾有多次领眾念〈楞严咒〉的经验,可是对它的重要性仍不十分了解,亦不觉得有何研究的必要,这种观念直到读了上人开示录的「正法的代表」才有了转变。文中说:

  「假如世界上仍有一个人会读〈楞严咒〉,妖魔鬼怪便都要藏起来。假若一个人也不会背〈楞严咒〉了,那时这些妖魔鬼怪出兴於世,為所欲為,横行无忌,可是无人识得他们的真面目。」

  欲学〈楞严咒〉,先得建立正知正见,為往后的修行舖路,这是非常要紧的。我个人是从皈依叁宝、受持五戒下手的。我也吸收别人的建议:学〈楞严咒〉前,先学〈大悲咒〉、〈十小咒〉和《心经》。

  当我第一次来到庙上,法师们在诵〈楞严咒〉,我照着本子念,觉得很难跟得上。后来我先把诵本看过,以便再诵时能够赶得上。但是,念诵才一开始,我旋又迷不知路,连人家念到那一页都搞不清楚了。这样的念诵参加了好几次,形势稍有改善,我已能分辨反覆之处的咒音,当某咒音一出现,我就翻到相应的章节等着,一旦诵念声席捲而至,我便继续往前听音辨位。随着能辨识的咒音愈来愈多,对於〈楞严咒〉的五会,我终於眉目宛然了。至此,念诵跟得上自然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我也在家中听此咒的录音带、写咒语发音来帮助背诵,我就这样一个音又一个音地开始学起来。一旦学了一句新的,我会从头背到这裡,这样有利於建立一种念诵的调子,并可加深对已经学会的咒音的印象。

  可是,这样实行了一阵子,我开始感到受挫。进度似乎太慢了,以及做得不够好,都是我给自己找来的压力。要熟背咒语需要的时间太长了,我不看好我能背得下来。我虽无意放弃,可是苦於不知如何着手。当时,我自忖每天诵〈楞严咒〉方為重要,背多背少没关系。我但求每天好好诵咒、把功德迴向给末法时期一切有情的眾生,学得快慢与否,并不放在心上。因為,这两者无论背也好,跟着带子诵也好,同样都是在诵嘛!这麼一转念,我顿时觉得轻鬆许多,学习的速度反而加快了。

  天天如此又读又诵地过了一、两年,我开始可以拋开本子,背得出〈楞严咒〉了。至於参加庙上的诵咒法会,与在其他场合聆听别人的诵念,於学习也有助益。有些时候,我对庙上法师念得如此之快,使我难以企及而备觉受挫。后来,我才明白诵念乃是一种自然的流动,快节奏有利韵律的保持,慢诵则易使识心啟动。

  当今之世,日常琐事不知凡几,驱使我们走入歧途、迷失本性、六根忙於追求与攀缘。我们虽然行善,可是自性智慧却离我们远远的。现在是学《楞严经》的时候了,因為〈楞严咒〉确实可以帮助我们返回一切眾生本具的真如本性。〈楞严咒〉的產生,乃是阿难面临破戒关头佛才说的。我希望学《楞严经》、念〈楞严咒〉可以救度一切眾生,并使我们在末法的非常时期,能够修行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