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感应 > 楞严咒 > 正文

学习楞严咒后我和家人的改变

楞严网     2018-08-05 06:08:23

——选自2018年夏安居楞严精进期

问:你这次是专门来参加夏安居的吗?

答:是。

问:你以前有参加过夏安居吗?

答:参加过,我16年的时候来过。

问:那可以分享一下你2016年参加夏安居期间的感受吗?

答:16年的时候,反正来到道场吧,整个就是感觉这个道场很清净,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所以自从我从16年回到家以后一直到现在,一直都在想着能够还能回来。

问:参加完2016年夏安居以后,你发生了些什么变化呢?给我们分享一下,好吗?

答:变化还是挺大的,变化挺大的。因为当时参加夏安居的时候还没有正式学佛,很多问题也不懂,包括寺院的一些戒律咱也不懂,所以我想这也犯了不少戒哈,但是还是利大于弊的。

我回家以后吧,因为我原来我来的时候,我的身体不能说有什么实症,我也没去医院检查过,反正就是觉得成天这精神的时间很少,每天二十四个小时恨不得二十二个小时在睡觉。这一天有一到两个小时是精神的就很不错了。当时寺院的人好像很多人都知道我。按果义师父说起来就是说:“哎,上殿爱迟到的那个,或者说爱睡觉的那个。”就是对我的称呼。

从回到家以后,还是断断续续的诵这个楞严咒,从去年,也就是有一年的时间吧。去年的时候,因缘巧合,我这个身体就突然间很好了!你看,我现在这个精神状态!

我原来几乎每天这眼都是咪着的,精神的时候很少,因为我上殿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时间都在想着:“唉呀,在哪睡觉啊!我想睡觉!”都是这样的。

现在你看早晨四点、四点半起床,可以一下就起来,不用这个师兄过来叫,那个师兄过来叫,我起来以后,也几分钟之内,就很快速的就收拾好了,然后就去上殿诵咒语。

上完殿以后也不像平时一样,一上殿在屋里一坐,然后就睡着了。现在不会,现在很精神,下了殿以后,马上又要去行堂,行堂完了又得去大雄宝殿去干活,去做义工,一直到中午吃饭,反正一直就没闲着,也不会犯困,没以前那种感觉了。所以我觉得现在的身体,跟那种很健康的人、体力非常充沛的人相比可能说还差一点儿,但是跟正常人比还是没什么区别的。

我16年的时候,我那会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十几年了这个身体非常差,你说检查吧,那个医生把脉也没毛病,但是就是成天昏昏欲睡的。这个脑袋吧,就像是一层浆糊那样糊着,每天都在想:“哎呀,我想睡觉。”在大殿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早晨上殿,都不敢进殿,因为我进去在那一坐我就要睡觉,所以我就要在大殿外面,那个冷风还吹着一点,因为凉快一点嘛,再加上站着一直在走,所以不会睡着,这样还能诵几遍楞严咒,要不然进殿我就睡着了,当时在佛母寺很多师父、师兄他们都有看到,经常被罚跪的就是我。

问:听说你母亲以前诽谤三宝,不信佛,那这次你来竟然支持你,那是什么原因呢?

答:这次她竟然让我来佛母寺。我跟她说我想去佛母寺,她竟然……我只是试探性地说她会一口否决,然后我再决定偷偷地跑掉。但是结果她一口就答应了。她答应了吧,她还告诉我千万别告诉我爸,让我反正就是偷偷地,在我爸不知道的情况下她掩护让我来佛母寺。

反正这一年多吧,站在她的角度——她从一个完全不信佛,甚至她们觉得学佛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儿,或者说是邪门外道,反正就是那样的。到现在吧,她虽然不是说她学佛了,但是她不反对你学佛,甚至有的时候她还能给你提供一些方便。她这个变化是挺大的,这次我也挺意外的。

去年的时候,那个七月十四吧,七月十五不是说各大寺院都有那个超度六亲眷属嘛,就是给祖宗上坟的那个节日,但是我那一天也没有机会去寺院,我就说:“哎呀,我明天不上班,我明天在家诵楞严咒吧,诵108遍,这个比给那个祖先烧纸应该好一点哈,然后这不就这么想了吗?”等七月十四晚上的时候我妈就做梦,就是她说反正七月十五早晨她那个她跟我说,她说这么多年吓死我了,这么多年没我做过这样的梦。因为她一晚上吧都在被两个小男孩追着跑,那两个小男孩要把我爸爸从窗户外面拖出去然后摔死,反正就是把他弄死的那样,给她的感觉就是那样。那个小男孩非常调皮。她先她看着那个小男孩在拽我爸,就是在她梦中,她就去追,赶紧去把我爸抢回来。抢回来,那两个小男孩很皮。反正就是她追赶着那两个小男孩嘛,她后来可能着急吧就醒了。等她醒了以后,(才知道是)她睡着了做梦哪。刚睡着了吧,那两个小男孩就又来了,她们就又追着跑,然后她说这一宿吧,她醒了四五次,每次睡着了那两个小男孩就又来了。

然后她说:我昨天晚上别看我睡觉了,我很累了,我追了一宿那两个小男孩。然后她说当时我给她的那个楞严咒,那个小男孩他拿着就在那晃,那个小男孩就坐在沙发上了。她说:你别动我们家沙发。那小男孩说:这是我的!这都是我的!反正感觉那两个小男孩比较淘气吧,就是这样。

后来她跟我说这个事儿,因为七月十五嘛,我也不太清楚,然后我就跟那个群里的师兄们就打听这个事儿。

我说:你们看会是什么情况啊?

他们说:你妈有没有堕过胎?

我说:没堕过胎吧!我记得她就是在生我弟弟之前好像是因为她摔了一跤,所以那个孩子掉了,但是后来应该没有,这不两个小男孩吗?那个师兄说:那你还是问问你妈吧。

然后我就问了一下我妈,我妈说确实是有这么回事儿,在她原来摔跤死了的那个基础上她又堕过一次,就是说有两个。后来我跟她这么说,我妈,反正夜有所思吧,她那么不学佛,还那么小气抠门的一个人还拿出几百块钱来让我在佛母寺,让我帮她还写那个牌位呢。这可能对她来说稍微有那么一点影响吧。

对我来说,因为原来在网上,不是有的人说这个堕胎婴灵,有的反对嘛,说这个堕胎婴灵不存在,或者说被炒起来的,通过她这个事吧,我也不是原来那种很片面的那种思想了,总觉得堕胎婴灵他死了就直接应该投胎入轮回,可能说有的能入,有的也确实走不了。

我说说我这次来的心愿吧,我就是觉得吧,你看这世界上这么多受苦受难的这些众生,是不是?我们可能说能吃饱能穿暖,但是有很多、很大一部分众生,他们吃不饱穿不暖,他们过得很苦,可能就算我们真的能遇到的时候,能遇到他们,我们能帮助他们的能力也是有限的,但是我觉得诵楞严咒挺好,因为通过这两年多吧,自己、还有家庭的改变,我觉得因为《楞严经》上不是也说的嘛,最起码它可以“于十方拔济穷苦”嘛,那这些苦难中的众生如果给他们诵楞严咒的话,他们应该也能受益,这就是我这次来的主要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