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汇 > 虚云大师 > 正文

《虚云和尚法汇-书问》之二

楞严网     2019-05-04 21:02:47

  《虚云和尚法汇-书问》

  致倓虚法师函

  倓老法师暨合寺诸上座道鉴。兹由志莲净苑寄来尊处衣服等件。只领之下。无任感激。伏维 老法师暨诸上座同袍高谊。远念荒山贫困。惠予锦衣。当如法分给大众结缘。遮身御寒。兹代本寺大众。遥向 老法师暨诸上座远致谢忱。专此敬候

  道安

  虚云合十四月廿四日

  答顾德谷任肇聪二居士问

  问。方便求受五戒。与在戒堂中求受五戒。有何差别。

  答。凡求戒者。照仪轨理应登坛。眼观法相耳听羯磨。心生忏悔。易具功德。如以因缘 不能登坛者。可请大德比丘在佛前方便授受。亦须深生忏悔。至诚求授始得。

  问。求五戒后之男女居士。能否用优婆塞优婆夷名称。

  答。凡依大德比丘受归依后。再受一戒二戒以至五戒的男居士就是优婆塞。女的就是优婆夷。

  问。受方便五戒后。能否披戒衣。

  答。既得大德比丘允许受持一戒以至五戒的人。均可披缦衣。五衣七衣等则不得披也。

  问。优婆塞与优婆夷所披戒衣。系用五条抑用缦衣。

  答。只可用缦衣。五条衣者。须出家受沙弥戒时才能用。近来诸方传戒。日期短促。三 堂大戒。连著传授。故五衣。七衣。十二条衣三者。亦一次传之。但必须受过沙弥 戒和比丘戒后。才能披用。现在许多在家二众弟子亦有披五条或七条衣。此实混滥 轻慢佛制。罪过不小。

  问。如据蕅益大师戒衣辨讹云。佛为沙弥制二衣。一上衣。即无缝袈裟。亦名缦条。色 与比丘同。制与比丘异。但直缝之。不许刺叶。故律部云。求寂之徒。缦条是服。 辄披五衣。至为罪滥。盖沙弥虽已出家。尚未入僧宝数。是故五条犹不许服。况七 条等乎。为优婆塞。则合蓄无缝三衣。形与沙弥同。入坛行道。方许披之。平日不 得披著。所以与沙弥别也。又蕅师戒衣辨讹第三条云。前人无知妄作。辄令优婆塞 得披三衣。后人矫枉过正。并禁优婆塞不得著缦衣。三讹也。据此。则男女居士受 五戒后。宜披缦衣。而现有披五衣者。似宜改正乎。

  答。应更正。你这种宝贵意见。是正确的。

  致马来亚麻坡刘宽正居士函三则(其一)

  惠书及装佛金功德。均收。谢甚。居士既徘徊于禅净之门。则何妨合禅净而双修。于动散之时。则持名念佛。静坐之际。则一心参究念佛是谁。如斯二者。岂不两全其美。居士眼目有疾。则宜称念观世音菩萨圣号。以求 大士慈光照触。翳障消除。

  (其二)

  遥来云笺。蒙惠修寺功德净资。于二月十八日收讫。荷谢无任。居士处此扰扰尘寰。独能道播麻地。可谓火中青莲。诚为难得。 令堂以古稀之年。信向念佛。而居士曲尽子道。善能喻慰。尤难得也。夫众生真心本体。般若光明。堂堂独露。但以妄想习气。(即粗浮。贪。嗔。痴。慢等。)时时发现。自障妙明。但将冷眼看破。放下便是。不必别求也。(能一心专念观音圣号。净念相续。便是放下第一法。)遇难忍处须忍得过。难行处要行得过。惟净业可修便修。于幻缘得过且过。习气销尽。菩提圆成矣。

  (其三)

  连惠两书收悉。惊闻融熙逝世。不胜伤悼。惟人生有死。亦乃世间常态。三界无安。当深生怖畏。直须痛念无常。信愿念佛。求生净土。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伏惟珍重。

  复星洲卓义成居士

  承问关于静坐之事。云亦是门外汉。今本同舟共济精神。略伸管见如下。(一)静坐不过是教行人返观自性的一种方便方法。简言其要。则在于系念一句佛号。(或阿弥陀佛。或观世音菩萨皆可。)心心相契。念念相续。由心而出。从耳而入。莫令间断。果能如斯。则更无余缘杂入矣。若能久久不退。弥勤弥专。转持转切。不分行住坐卧。岂觉动静闲忙。便可一直到家。永生安养。居士才觉得有些定明澄澈之境。便生心动念而执著之。宜其不能进步。(二)静坐宜取乎自然。身体有病。宜适当调养。不必勉强支持。修行用功不拘于行住坐卧也。(三)悟道不一定皆从静坐得来。古德在作务行动中悟道者。不可胜数。悟道仅为真正修道的开始。由修而证。则神通不待求而自得矣。若专为求得神通而修行。是魔见。为学佛人所不齿者。(四)参禅念佛持咒等一切法门。皆教众生破除妄念。显自本心。佛法无高下。根机有利钝。其中以念佛法门比较最为方便稳妥。居士受持佛说阿弥陀经。熟览印光法师文钞。若能依而行之。则净土现成。万修万去。(五)荤食造杀害生。大违慈旨。令人智昧神昏。增长贪嗔淫欲。身后业案如山。冤怨债报。宁有了日。静坐修行的目的。要了生死。荤食则增加无边生死。漏瓶盛油。虚劳精神。智者可以自审矣。莲池大师戒杀放生文。当熟览谛受。(六)静坐如法。可使四大匀调。促进健康。(七)‘归元性无二。方便有多门。’八万四千法门。对治众生八万四千烦恼。莫不殊途同归。惟当择其契理契机者而修持之。(八)云居山目前尚无传戒条件。云颓衰尤甚。恐不克举行矣。(九)中国佛教在宗教政策保护下。提高了地位。纯洁了组织。大有发展气象。(十)请照归依证所示。随宜随分。遵行修持之。综观所问情形。以居士程度。最好熟览净土十要。印光法师文钞。龙舒净土文等。当可获得实际利益。常阅云栖法汇。可融会一切法门。再阅净土十要。龙舒净土文。使专门进步。万无一失矣。

  致南洋麻坡刘宽簪居士函二则(其一)

  惠书及功德净资。均收讫。谢甚。居士发无上心。求受三归五戒。甚可嘉慰。然古云。受戒容易守戒难。愿居士自受戒后。幸勿毁犯。今奉上归戒证一纸。上有学佛须知。愿居士遵而行之。自得解脱。

  (其二)

  冬月十四日惠函敬悉。山野衰病。久阙致候。忽蒙惠注。深为感慰。盖因缘离合。浮生如幻。至希达观旷怀。逆来顺受。于一切不如意境界。作随缘消旧业想。自致安然自在。人生娑婆。苦多乐少。居士能知人身难得。佛法难闻。是已深得个中旨趣。望以此自慰。常时念佛。勉修净业。久则亲承法益。灾消福崇。所愿遂意矣。

  致越南宣圣法师函五则(其一)

  客岁腊月十一日来函已悉。惠施谢甚。欲于自利利他事求一简单开示。夫今法门式微。举目滔滔。尽在名利人我中过活。求一真操实履者。殆不可得。仁者犹能殷勤向道。不忘己分。甚可喜慰也。盖三界之中。无非牢狱。暂时欢乐。终归无常。众生燕雀处堂。罕思出离。若能痛念生死事大。觑破一切世情。若顺若逆。总皆虚妄不实。过眼便是空花。独一念持戒。礼忏。笃信三宝之心。生与同生。死与同死。而又专求己过。不责人非。步趋先圣先贤。不随时流汨没。庶几信心日固。智慧日开。而生死可永脱耳。

  (其二)

  二月十七日来函阅悉。云幻躯衰迈。时浸疾病。远劳重念。至为感慰。月来渐转恢复。希勿介注。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况以一息余生。持此浮脆之躯。而为客中之客。欲求无病。又何可得。至祈诸仁各自努力。拌此一生。冀求出离。是为至要。

  (其三)

  二月廿七日来信收悉。陈炎松居士代汇净资。已于去年冬收到。当时事冗未覆。歉甚。至希致谢意。陈宽德居士请释远注。云居山寺现住众百十余人。自去秋蒙准加于国营云山农场。为僧伽生产队。(由前僧伽农场脱胎而来。)经济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在不妨碍劳动生产时间外。宗教仪式。个人修持。随意照常。(过堂素斋生活照旧。)至希诸仁及时努力。精进行道。切勿空过岁月。

  (其四)

  来函收悉。云居建寺塑像。蒙诸善信暨仁者等大力惠助。现已大部竣工。云甚感慰谢。现在进行山区建设。展开生产跃进。僧众忙碌。作务冗繁。故对佛像开光。传戒。及小辰各项。均不举行。幸希痛念无常。为道精进。

  (其五)

  来信收悉。山中农禅生涯。自给丰足。兹复每亩增收粮谷一百六十斤。堪慰远念。承仁者及诸善信盛意隆厚。感谢殊甚。惟老病不堪。旦暮幻景。殆将不久。至希日后勿为赘念。当各痛念生死事大。无常迅速。精进净业。勿空过光阴。勿负此人身。切切至要。

  [编者案]师往来书问。其开示法要可传者何止千函。云门浩劫。毁于一旦。多方搜集。仅此戋戋。百余岁光阴。千秋文字。有不胜其感喟者矣。

  虚云老和尚讲述

  鼓山门下弟子顺德岑学吕宽贤编辑

  宣统三年在上海静安寺成立佛教总会

  民国二十二年癸酉在福建功德林佛七开示

  民国三十二年一月十七日在重庆慈云寺开示

  民国三十五年八月八月十八日在广州中山会馆各界欢迎大会上开示词

  民国三十六年在香港东莲觉苑讲

  民国三十六年丁亥八月初一日在澳门平安戏院开示归戒

  三十六年九月廿七日在广州联义社演说

  在广州佛教志德医院演讲

  参禅与念佛

  参禅的先决条件

  禅堂开示—用功的入门方法

  宣统三年在上海静安寺成立佛教总会

  上海居士林请普说

  今承众位居士邀请略谈佛学。论到此事。老衲抱愧万分。盖缘自己毫无实行。虽然浮谈浅说。无非古人剩语。与我本没交涉。想我佛为一大事因缘降世。垂训八万四千法门。总皆对病开方。果若无病。药何用施。倘有一病未愈。则不可不服其药。其方在我华夏最灵验者。莫过于宗律教净。以及诵持密咒。以上数方。在此土各光耀一时。目下兴盛见称者。无越

  江浙。于台贤慈恩。东西密教。大展风光。诸法虽胜妙。唯于宗律二法。多不注意。嗟兹末法。究竟不是法末。实是人末。因甚人末。盖谈禅说佛者。多讲佛学。不肯学佛。轻视佛行。不明因果。破佛律仪。故有如此现象。大概目下之弊病。莫非由此。既然如是。你我真为生死学佛之人。不可不仔细。慎勿暴弃。法门虽多。门门都是了生死的。故楞严经云。“归元性无二。方便有多门。”所以二十五圣各专一门。故云一门深入。若一圣贪习多门。犹恐不得圆通。故持六十二亿恒河沙法王子名。不及受持一观音名号也。凡学佛贵真实不虚。尽除浮奢。志愿坚固。莫贪神通巧妙。深信因果。懔戒如霜。力行不犯。成佛有日。别无奇特。本来心佛众生原无差别。自心是佛。自心作佛。有何修证。今言修者。盖因迷悟之异。情习之浓。谬成十界区分。倘能了十界即一心。便名曰佛。故不得不尽力行持。消除惑业。习病若除。自然药不需要。古云。但尽凡情。别无圣解。喻水遭尘染。一经放入白矾。清水现前。故修学亦如是。情习如尘。水如自心。矾投浊水。浊水澄清。凡夫修行。故转凡成圣也。但起行宜辨正助。或念佛为正。以余法作助。余法都可回向净土。念佛贵于心口不异。念念不间。念至不念自念。寤寐恒一。如是用功。何愁不到极乐。若专参禅。此法实超诸法。如拈花微笑。遇缘明心者。屈指难数。实为佛示教外之旨。非凡情之所能解。假若当下未能直下明心之人。只要力参一句话头。莫将心待悟。空心坐忘。及贪玄妙公案神通等。扫尽知见。抱住一话头。离心意识外。一念未生前。直下看将去。久久不退。休管悟不悟。单以这个疑情现前。自有打成一片。动静一如的时候。触发机缘。坐断命根。瓜熟蒂落。始信与佛不异。沩山云。‘生生若能不退。佛阶决定可期。’岂欺我哉。每见时流不识宗旨。谬取邪信。以诸狂禅邪定。讥毁禅宗。不识好恶。便谓禅宗如是。焉知从古至今。成佛作祖。如麻似粟。独推宗下。超越余学。若论今时。非但禅门。此外获实益作狮吼者。犹罕见之。其余诸法。亦不无弊病。要知今日之人。未能进步者。病在说食数宝。废弃因果律仪。此通弊也。若禅者以打成一片之功夫来念佛。如斯之念佛。安有不见弥陀。如念佛人将不念自念寤寐不异之心来参禅。如斯参禅。何愁不悟。总宜深究一门。一门如是。门门如是。果能如此用功。敢保人皆成佛。那怕业根浓厚。有甚习气不顿脱乎。此外倘更有他术能过此者。是则非吾所能知也。每叹学道之士。难增进胜益。多由偷心不歇。喜贪便宜。今日参禅。明日念佛。或持密咒。广及多门。不审正助。刻刻转换门庭。妄希成佛。毫无佛行。造诸魔业。共为魔眷。待至皓首无成。反为讪谤正法。古云。‘欲得不招无间业。莫谤如来正法錀。’今逢大士胜会。同心庆祝。各各须识自家观自在。大士从闻思修。入三摩地。阿难纵强记。不免落邪思。将闻持佛佛。何不自闻闻。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虚云一介山野之夫。智识浅薄。因承列位厚意邀来。略叙行持损益云尔。今朝九月正十九。共念观音塞却口。大士修从耳门入。眼鼻身意失所守。绝所有。切忌有无处藏身。当下观心自在否。

  民国二十二年癸酉在福建功德林佛七开示

  胜进法师命署烨居士录

  当民国廿二年春季。闽省福建功德林居士。发起佛七时。至第三日。虚云老和尚。由鼓山涌泉寺下省公干。顺途到功德林慰问大众。刚好佛七止静默念。大众一闻虚云老和尚驾到。大半离座迎接。叩头礼足。当时云老和尚大喝一声说。你们学佛好多年。今天对这样严肃佛七道场。给你倒插法幢了。佛法的门中。无论是禅是净。贵在六根门头用事。掉举与昏沉。都是失念的病源。你们记得吗。弥陀经中说过。假如一天。二天。三天。甚至于七天。都一心不乱。那个人在临命终的时候。阿弥陀佛和诸圣众。现在他的面前。接引往生。现在你们诸位能不能一心不乱。如果一心不乱。怎样会听到老僧到来。如果一心不定。念到阿弥陀佛现身到来。你也不认识。他是佛是魔。你还不认识。是定是乱。也弄不清楚。那前途危险。真是可怜。可怜。

  大众给他教训一番。都不知道怎样是好。到佛七场中开静了。虚云老和尚就同大家入殿礼佛。向大家开示说。

  你们打佛七。贵在一心。如果心不一。东看西听。这样的念佛。就是念到弥勒下生。还是业障缠身。佛法世法。都是一样。世法无心。尚且不可以。何况佛法呢。念佛的人。从头到尾。要绵绵密密。一字一字。一句一句不乱的念去。佛来也这样念。魔来也这样念。念到风吹不入。雨打不湿。这样才有成功的日子。为什么呢。佛者是觉也。既然能觉悟。自然知道用力专心念去。魔者是恼也。恼害众生慧命。知道他恼害慧命。当然更加用力专心去降伏他。所以当能够觉时。就是见佛。如果遇害。就是著魔。现在佛七场中。如果坐在本位不动。继续念下去的各位居士。算是见著佛了。你们叩头接我的有几位。你们说接到什么。既说不出好处。岂不是虚耗时光。空无所得。岂不是我来恼害你们一心大事。扰乱你们一心净业。这样就是你们置我于魔罗边处了。可叹。世俗人每每不知恭敬三宝。实在可怜。他们有的用什么烧猪。鸡鱼供养观音菩萨。既然犯了杀戒。又不恭敬。有一次。我在上海时。正遇梅兰芳在上海演戏。有某居士包一个厢位。花数百元请我看戏。我告诉他说。八关斋戒弟子。尚且不可看戏。何况我出家的僧人。你请我看戏。无异烧猪供菩萨。那个人叩头悔过说。我今天花了几百元得到开示。知道敬僧的道理了。佛法无上。贵在用心。一句珍重。揖别而去。此时各人不敢起身送别。而虚云老和尚也不回头看看。

  这个佛七。经过虚云老和尚开示之后。所剩下的四天佛七功夫。的确是样样照做。其中有一位陈大莲居士。建瓯人。归依太虚法师。曾任福建省议会议员。在此期佛七的第六天念佛中。看见地上显出黄金色。很是高兴。结七后特地上鼓山。再请虚云老和尚开示。蒙虚老和尚开示说。这是心到达清境的表现。切戒生贪念。务须一心念佛。努力精进。自然到家。不能够有其他希求。要知道圆人说法。没有一法不圆。任他横说直说。都是契理契机。

  民国三十一年冬。政府主席暨各长官。发起启建护国息灾大悲法会于重庆。特派代表屈映光。张子廉来粤邀请 云公赴渝。主持法会。十一月六日。由粤启程。经湘桂黔。以达重庆。于慈云寺及华岩寺。分建法会四十九天。至三十二年一月二十六日圆满。返粤。其间经过各地。备受各界欢迎款待。请法归依。计给牒归依者有四千余人。上堂说法开示数十次。兹择录法语如左。

  民国三十二年一月十七日在重庆慈云寺开示

  侍者惟因笔录

  今日诸位发心来归依三宝。老衲甚为欣慰诸位远道过江来此。无非希望得些益处。但若想得益。自须有相当行持。如徒挂空名。无有是处。诸位须知现既归依。即为佛子。譬如投生帝王之家。即是帝王子孙。但能敦品励行。不被摈逐。则凤阁鸾台。有分受用。自今以后。须照佛们遗教修持。要晓得世间万事如幻。人之一生。所作所为。实同蜂之酿蜜。蚕之作茧。吾人自一念之动。投入胞胎。既生以后。渐知分别人我。起贪嗔痴念。成年以后。渐与社会接触。凡所图谋。大都为一己谋利乐。为眷属积资财。终日孳孳。一生忙碌。到了结果。一息不来。却与自己丝毫无关。与蜂之酿蜜何殊。而一生所作所为。造了许多业障。其所结之恶果。则挥之不去。又与蚕之自缚何异。到了最后镬汤炉炭。自堕三途。所以大家要细想。要照佛言教。宜吃长素。否则暂先吃花素。尤不可为自己杀生。杀他之命。以益自己之命。于心何忍。试观杀鸡捉杀之时。彼必飞逃喔叫。只因我强彼弱。无力抵抗。含冤忍受。积怨于心。报复于后。以较现在武力强大之国。用其凶器。毁灭弱小民族。其理正同。诸位既属佛子。凡悖理之事。不可妄作。佛法本来没甚稀奇。但能循心顺理。思过半矣。许多人见我年纪虚长几旬。见面时每有探讨神通之情绪。以为世外人能知过去未来。每问战事何日结束。世界何日太平。其实神通一层。不但天魔外道有之。即在鬼畜俱有五通。此是性中本具。不必注意。我们学佛人。当明心见性。解脱生死。发菩提心。行菩萨道。从浅言之。即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不但不可损人利己。更宜损己利人。果能切实去做。由戒生定。由定生慧。一切自知自见。自不枉今日归依也。

  方才有几位询问楞严经意旨。兹乘大众在此机缘。略说概要。此经原有百卷。而此土所译。祗有十卷。初四卷示见道。第五第六等卷示修行。第八第九卷渐次证果。最后并说阴魔妄想。阿难尊者为众生示现询问。而佛首明诸法所生。惟心所现。因阿难尊者见佛三十二相。如紫金光聚。心生爱乐。佛问其将何所见。阿难尊者白佛言。用我心目。由目观见。如来胜相。佛问心目何在。阿难尊者白佛言。纵观如来。青莲华眼。亦在佛面。我见观此浮根四尘。祗在我面。如是识心。实居身内。佛告心不在内。不在外。亦不在中间。若一切无著。亦无是处。诸修行人。不能得成无上菩提。皆由不知二种根本。一者无始生死根本。则汝今者与诸众生用攀缘心为自性者。二者无始菩提涅槃。元清净体。则汝今者识精元明。能生诸缘。缘所遗者。由诸众生遗此本明。虽终日行而不自觉。枉入诸趣。应知诸法所生。惟心所现。一切因果世界微尘。因心成体。而一切众生不成菩萨。皆由客尘烦恼所误。色声香味触法为六尘。眼耳鼻舌身意为六根。是为十二处。加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六识为十八界。另地水火风为四大。再加空大见大识大为七大。合为二十五数。由二十五位贤圣分别自陈宿因。入道途径。至于六道轮回。淫为其本。三界流转。爱为之基。阿难尊者为众生示现。历劫修行。几难免摩登伽之难。所以示罪障之中。淫为首要。因淫损体。遂杀生补养。而盗妄等恶。亦随之而生。阿难见了如来三十二相。如紫金光聚。对摩登伽之美色。而不爱乐。男子见了女子。或可观想自己亦作女子。女子见了男子。或可观想自己亦作男子。以杜妄想。自己终日思想。确可转移心境。譬如我从前幼时在家垂辫发。衣俗衣。终日所触所想无非俗事。晚上做梦。无非姻亲眷属。种种俗事。后来出家所作所思。不出佛事。晚上做梦。亦不外念佛等等。至葱蒜五辛。不可进食。为免助长欲念。所谓除其助因。修其正性。更加精勤增进。自能渐次成就。更须自己勤奋。不可依赖他人。阿难尊者以王子佛弟。舍其富贵。出家从佛。希望佛一援手。即得超登果位。讵知仍须自己悟修。不能假借。不过吾人如能发心勤修勿怠。则由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以至十地。亦自得步步进益。以达等觉妙觉。而三界七趣。无非幻妄所现。原本不出一心。即一切诸佛之妙明觉性。亦不出一心。是以心佛众生。三无差别。香严童子可说即是我鼻。憍梵菩萨可说即是我舌。二十五位圣贤因地。虽有不同。修悟并无优劣。不过现在时机。发心初学。似以第二十四之大势至菩萨。及第二十五之观世音菩萨。二种用功方法。或更相宜。观世音菩萨于阿弥陀佛退位时。补佛位。而大势至菩萨。则候观世音菩萨退位时。补佛位。大势至菩萨以念佛圆通。吾人学习应念阿弥陀佛。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因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至于观世音菩萨。则从闻思修。入三摩地。上合十方诸佛。同一慈力。下合六道众生。同一悲仰。若遇男子乐持五戒。则于彼前。现男子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女子五戒自居。则于彼前现女子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如是或现天人。或现声闻缘觉以至佛身。所谓三十二应。以及十四无畏。四不思议。经无量劫。度无量众生。众生无尽。悲愿无尽。诸位善体斯意可也。

  一月十八日晚在重庆慈云寺开示

  现在与大众随便闲谈。开示二字。愧不敢当。因为虚云连自己都未明白。岂敢谬教他人。佛教开示。场合很多。如丛林坐香。班首轮流开示。观音七念佛七等亦复如是。但拜忏不同打七。礼忏须五体投地。三业清净。不能加以杂言乱语。故忏坛上不说开示。礼忏时须观著『能礼所礼性空寂。感应道交难思议。我今顶礼观音前。感应道交自实现。”以能礼之心。礼所礼之佛。谛观能礼之心。现在未来过去三世了不可得。一切空寂。则如来藏本有体性。自然发露。故金刚经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都是双遮双照的意思。空非空。色非色。即真空真色。我们大家都是佛子。处此水深火热之中。不逢治世。所遇的不是炸弹就是飞机。真属不幸。但不幸中还是幸福。何也。佛子的本来勾当。所谓‘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可是现在亦有些行不通了。我们此时祗好放下一切。检点身心。以身为苦本。心为罪源。若不及今力自修持。更待何时。一失人身。万劫不复。放下妄想。心本如如。不从外得。能精勤修持。何患生死不了。所以儒家亦云。‘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现在人心不古。不知政教之关系。于政以治身。教以治心的意义。完全不懂。最近达识之士。多知目前大劫。非政教合一。不足以救苦息灾。如此次政府元首及各院部当局发心启建护国息灾大悲道场即此意也。从前法会是常造的。甚么十轮金刚法会等等。我也记不得许多。可是用心各有不同。如西藏喇嘛在中原弘法者。近来甚多。而政府特别加以崇敬。其意甚远。是否政府特别信仰。不得而知。惟对于中原青衣僧徒。则时加种种压迫。毁庙逐僧。不一而足。本来青黄二教。均佛弟子。后人以居华东者。在日本为东密。居华西者。在西藏为藏密。近年密教。在中国风行一时。以为特长处。能发种种神通变化。可是闲时不烧香。急时抱佛脚。是不成的。虚云化食人间。中外地方。差不多都到过。我是凡夫。没有神通。不会变化。所以不敢吃肉。亦不敢过分用度。一般不明佛法者。未忘名利。求通求变。存此妄想。非邪即魔。须知佛法是在自己心内。不可心外取法。神通属用功之过程。岂可立心希求。有此用心。岂能契无住真理。此类人们。佛谓之可怜悯者。现在几位大心菩萨。发愿为国息灾。修大悲忏法。邀虚云来此主持。我们大家要精诚一致。当自己事来做。护国息灾功德。此是人人应当做的。我们拜忏。称扬圣号。最灵感的观音。于此土最有缘。但心若不诚。亦不能感应。如诚心称名。观音无不寻声救苦。楞严经二十五圣。惟观音菩萨妙证圆通。文云。“彼佛教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初于闻中。入流忘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一者十方诸佛同一慈力。二者十方众生同一悲仰。观音有大无畏。三十二应列为第一。又云“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念六十二亿恒沙法王子圣号。与念观音一声相等。这部大悲忏。是四明法智大师所修。其悲愿不可思议。其感应力亦不可思议。载籍甚详。不可忽也。朝于斯。夕于斯。五体投地。三业清净。能断杀盗淫贪嗔痴。变十恶为十善。便符忏法妙理。并须发四大宏愿。将他人香花。庄严自己福慧。何乐而不为。说是假。行是真。今天将佛法大概说一说。彼既丈夫我亦然。自尊自贵。自然感应。最后讲一段故事你们听听。清代康熙帝时。元通和尚主持西域寺。一日有黄衣僧来。帝甚崇之。命师招待。师云。彼非僧亦非人。是一青蛙精。但神通广大。时适久旱。帝乃命其求雨。雨果降。帝敬之愈甚。元通和尚曰。可将雨水取来。是青蛙尿耳。试之果然。邪正乃分。故楞严经五十种阴魔。均须识取。不然被其所转。走入魔道了。请大众留心。

  一月十九日开示

  菩萨们。这个法会。虚云太不知自量。不知各位上殿过堂。还要应酬佛事。辛苦万分。晚上还要请各位念佛。听开示。岂不是打闲岔吗内中有点说不出的意思。所谓诸佛菩萨。难满众生愿。因为有许多居士。在法会中想听开示。但昨天我也说过。拜忏与打七不同。没有讲开示的必要。他们发心。也很难得。我现在不是虚云。变成虚名了。说不出来的话。我已曾同当家师说过。这次法会。讨各位受辛苦些。当自己事做。如他方打净七。天天无休息时间。这边常住。田无一块。瓦无一片。不应酬佛事不成功。应酬佛事。不能打七用功了。但佛事很忙。天黑大殿还要放焰口。所以在此时讲一讲。以便居士们过河回家。但拜忏四十九人。不能停声。换人亦不停声。常住最忙。这二十四人不可下坛。所谓开示者。开即开启。示即表示。讲为人之善恶。开显本来面目。但这面孔无大小方圆圣凡男女等色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故也。视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但尽凡情。别无圣解。学道的人。须真实。不可挂羊头卖狗肉。但向己求。莫从他觅。但有言说。都无实义。说是假。行是真。充一人而多人。一家而一国。而多国。展转变化。全世界不治而化矣。学佛不论修何法门等。总以持戒为本。如不持戒。纵有多智。皆为魔事。楞严二十五门。各证圆通。故云方便有多门。归源无二路。自己择一门为正行。余者为助行。须福慧双修。单福则属人天有漏。单慧则为狂徒。修行不断杀心。临终非作土地即城隍。我看见很多的人。吃素半世。学密宗即吃肉。实可悲痛。完全与慈悲心违背。孟子都说闻其声不忍食其肉。何况为佛弟子也。取他性命。悦我心意。贪一时之口福。造无边之罪恶。何取何舍。何轻何重。每见出家释子吃肉的也不少。我的嘴不好。叫我讲我就无话不说。望大家共勉之。

  二月一日在贵阳黔明寺开示

  虚云这次奉政府首长。及诸位大居士邀请。赴渝主持护国息灾大悲法会。路过此地。因时间所限。不能到各常住去拜访问讯。诸请原谅。现在因修理汽车机件。来与各位谈谈。各位都是老参上座。对于佛法已有相当研究。用不著我来饶舌。可是你们一定要我来说。又不得不说几句。现在世界相争相杀。人民生活。同在水深火热之中。所谓‘民不聊生。’此地幸有广妙和尚弘扬佛法。普度众生。虚云此次得与各位相会一堂。因缘非偶。但虚云不过比各位空长几岁。其他自问无足取。民国创立。信教自由。政府本著国父遗教。迭经明令颁布。试观异教如天主耶稣回教均在政府保护下。何以我国遍处毁庙逐僧的事。有冤无处诉。此点大家想想。他们毁庙逐僧。固然不对。但物必自腐而后虫生。现在佛门弟子。多将自己责任放弃。不知道既为佛子。当行佛事。佛事者何。即戒定慧。是佛子必须条件。若能认真修持。自然会感化这班恶魔。转为佛门护法。现在是和尚犯法。累到诸佛遭殃。霸庙宇。逐僧徒。他们不知道和尚不好。与庙宇何干。如党员不好。与全党无干一样。如谓和尚不好。便要毁及庙宇。那么党员不好。岂不是要拆毁党部。此种道理。我们希望众人明白。我们大家总要各出一只手。扶起破砂盆。不要说贵州人顾贵州佛法。须知佛教是整个的。人不分冤亲。地不分疆界。方为真正大同主义。还要知到自己生死大事。更为要紧。从闻思修。入三摩地。各人自己前进。切勿空过此生罢。

  民国三十五年八月十八日在广州中山会馆各界欢迎大会上开示词

  李缵铮记

  此次省会四众。暨各大护法。促请虚云来省弘扬佛法。虚云知识浅薄。愧不敢当。经与诸代表订明三点。第一敬辞欢迎。第二敬谢请斋。第三不能久留。均由诸代表承诺。虚云始敢下山。到达后。蒙各界诸多优待。六榕寺地方窄狭。光临者每不及应接。于是大众请虚云到此讲几句话。有人以为虚云是什么了不得的人。其实我是一个老朽木偶。无用无能。无话可说。无法可说。现在各界拟发起追悼阵亡将士暨死难同胞水陆法会。我今日且讲水陆道场之缘起。何谓水陆。水者江海湖沼。陆者高低丘陵。水陆包含虚空。凡有色相。均不能离此三者。我佛如来发大慈悲。赈济有情。故有此法门。此法门缘佛在灵山会上说法时。阿难尊者在林间习定。见一鬼王。求佛普渡。释迦牟尼佛因说水陆之法。此鬼王乃观世音菩萨化身。怜诸众苦。设法超度。使幽冥地狱众生。均能超生极乐。中国则始于梁武帝。梁武帝请志公和尚初起水陆大斋。发菩提心。制定水陆仪轨。极为真诚。利益昭著。蜡烛熄后。梁武帝一礼。灯烛尽明。再礼宫殿震动。三礼空中雨花。水陆之功德。有如此者。唐朝法海寺英公禅师启建水陆。超度秦庄襄王。范睢穰侯。白起王龙羽。张仪。轸昧等沉沦千余年。均藉此超升。幽魂超升天界。宋苏东坡居士。明莲池大师等历代圣贤。均加补充。仪轨益臻完备。万法由心所造。大家有诚心。必有感应。虚云承各大护法虔邀主法。当勉为其难。抗战以来之阵亡将士。以身殉国。忠魂无依。崇德报功。自须超荐。其次不屈义民。流离道路。家破人亡。不降于敌。仍是为国。无主孤魂。罔有得所。再有炸弹疫病覆车堕水一应枉死等众。均须一体普渡。以慰幽灵。死者得安。生民获益。所谓普利冥阳是也。此即因果循环之理。挽回人心之道。不外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世间种种苦楚。无非种下恶因。如果昧尽良心。丧失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而妄作妄为。则歹人牵累好人。世界仍有祸乱。值兹国土重光之际。亟应兴利除弊。改恶从善。以免再受敌人欺凌。如果不顾大局。再起内乱。人民不知死于何地。在此时期。凡属有良心者。应当觉悟团结。解除劫运。溯思过去中国战争。肇自黄帝大战蚩尤。以后战争不止。一部二十四史。有人说是相斫书。如要永久和平。大家应当发大慈大悲的菩提心。菩提是梵语。意思是觉。觉者。心地光明也。诸佛与众生之差。只是觉与不觉而已。觉悟世间一切诸法缘生如幻。当体定实法不为所染。谓之圣贤。不觉则无明。无明起则事理为之糊涂。各人就自心的缘起。生十法界。十法界皆是一心所造。何为十法界。即四圣六凡是也。四圣者声闻。缘觉。菩萨。佛。谓之四圣。超出三界。不受轮回。四圣之分别。在发心之高下。最上者为佛。次菩萨。再次缘觉。又次声闻。其余天道。人道。修罗。畜生。饿鬼。地狱。六法界为六凡。均在苦海之中。天道为二十八层诸天。享尽福报。仍须轮回。人道由帝王将相以至农工士庶。受尽生老病死之苦。阿修罗道有天之福。无天之德。终归覆灭。畜生道亦有高下苦乐。由龙凤狮子麒麟以至湿生化生之虫蚁。鬼道苦乐不同。阎王城隍均为鬼王。以至一切无主孤魂千百年不能超脱者。最苦者为饿鬼。地狱道有苦无乐。名目繁多而最苦。十法界不出一心。觉与不觉之所由作也。我佛大慈大悲。说法令大众发菩提心。菩提心参差不同。大者成佛。中者成菩萨。小者成缘觉声闻。诸天亦有发菩提心者。依其大小深浅。成就不同。我们是在人道。应大发菩提心。救渡众生。代众生受苦。愿去苦超升。人人如此。人间自然无苦。有人问我神通变化。世界何时太平。国运好不好。其实我是凡夫。一无所知。所谓老朽。朽木不可雕也。不过比各位多吃几年饭。痴长几年。多听了几句古人语。多看几本经书。知道为人之苦。故讲这些话。各人不必问国家能否平静。只问自己心地。无论朝暮。不分官民男女。如何实行孝悌忠信。克己互励。不昧良心。忠于国家。教养儿女。和顺夫妻。礼睦乡党。与朋友交而有信。人人如此世间自然太平。否则知过不改。苦楚必在后头。比从前更不得了。不管人心如何复杂。我自己守住本分。不妄为干求。即以敌侵我作比。自前清道咸以来。外人进来。不全是要土地。最大目的为通商。通商是为财为利。如果我们守本分。抱著君子居无求安。食无求饱。忧道不忧贫。不贪享乐境界。几千年均过得。现在如何过不得。如果大家一条心。守本分。用土货。外人无利可图。自然不生侵凌之想。金钱不外流。自然民富国强。不必一定要飞机炸弹。目前人欲横流。大家蔑视旧道德。有心人引为隐忧。恐无法教诲后人。不免刀兵之劫。我们要不为世风所转。明因果。知报应。知道种恶因得恶果。提倡道德。所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自然龙天拥护。子孙昌盛。个人安分守己。国家也得太平。虚云知识浅薄。今天只能将大斋胜会缘起。略述梗概。辛苦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