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汇 > 明传灯大师 > 正文

《楞严经玄义》卷四

明 传灯大师     2018-10-11 22:36:36

卍新纂续藏经 No. 282 楞严经玄义


大佛顶首楞严经玄义卷第四 

天台山幽溪沙门 传灯 述


  大章第五明教相者。教者圣人被下之言。相者分别异同也。释迦如来所说一代时教。适时而进。大小偏圆各有区分。天台智者大师以五时八教而判释之。昭如日星丽天。靡不览而可别。但智者之时此经未至。虽尝企仰。终不获瞻。后代诸师既无凭据。故阡陌纵横莫之攸当。良由经文互指似非一时而生起有由。又如一席以故说者。收前则失其后。收后则失其前。时味之迷其来久矣。有宋柏庭法师者。法智之云孙台宗之哲匠也。善秉天台判教通轨。而以此经大归之于方等。故曰谨按一家判摄规矩凡为五时。而有通别。别则据其部类。通则言其说时。又有互遍之义(云云)。但非四时所摄悉得。以方等通收故。收经长摄法广唯此时尔。此经既不专余四时部类。谓属方等则无余论也。此论诚为释经檃括判教指南。惜乎其言不广。不能尽破学人封执。矧复近代义学。急于疏经。时味之要皆置而弗论。间有一二举其大节。则又莫不习于孤山吴兴味同醍醐之说。故使柏庭一定之旨翻为时隐。天台通别之判举世蔑闻。此无异乎佛法已灭。深可嘅已。百松先师。睹斯灭裂。忍俊不禁。因取柏庭之意扩充其说裁为百问以诘诸方。务令即问端以求答意。因答处以见旨归。其为定楞严天食之时决非亭午。辟法华象由之路迥绝兔踪。实此数千言得矣。今因释次秉而用之。凡遇事则加之以笺注。每问下敢申之以答词。庶使时味易于发明判摄有所祖述云。

  ○百问总序已下。先问五章。次辨时味。后明八教诸门四悉本迹。终推机应以尽疑情。惟时味之中。一往一复。欲明此经的在何时。八教之中而审地位。盖位不离教故。


  ○先问五章


  天台智者大师。凡释经题。须约五重玄义。初明名者。欲令行者因筌得鱼寻名显体。体既得于名下。名为体之先导。则知明名不可阙也。不知此经以何为名。昔孤山印海以人法为名。是耶非耶。若舍此两名别有名称。请指其要。

  今亦以人法为名。但人法所以与彼大异。已如前释。



  经名有七。此经之名当何名耶。

  【注】经名有七者。经名甚多。天台立七种通名收尽。谓单三复三并具足一。单三者。单人。如阿弥陀经等。单法。如大般涅槃经等。单譬。如梵网经等。复三者。人法。如文殊问般若经等。法譬。如妙法莲华经等。人譬。如如来师子吼经等。具足一者。谓人法譬。如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等。

  今经乃复三中人法为名也。



  经名有通有别有教有行有理。此题何通何别何教行理耶。

  经之一字是通名。大佛等十九字是别目。若约一化教行理以明通别者。通则经之一字。别则有七。从此七种。立名不同即教别。同名为经即教通。为行不同从一乃至无量即行别。同会常乐我净即行通。理虽无名。将门名理。理随于门四四十六即名理别。门随于理即名理通(观经疏)若约一题以明通别者。了义属教。密因万行修证属行。大佛顶如来诸菩萨属理。首楞严通教行理。此三皆别。以对经字即是三通。通别之意任运而有。此教行理即是三德。所谓教是般若。智在说故。行是解脱。用从缘故。理属法身。是所显故。若就诸字互具说者。大即法身。佛即般若。顶即解脱。如来者。小般若云。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此法身如来也。转法轮论云。第一义谛名如正觉名来。此报身如来也。成实论云。乘如实道来成正觉。此应身如来也。密因者。奢摩他般若德也。三摩解脱德也。禅那法身德也。以全修在性故。修证者。修此三德证此三德也。诸菩萨者。以三般若上求佛道。三慈悲下化众生也。万行者。天然之理名为天行。即法身德。有三摩提具足万行。即般若德。低头合掌弹指散华。即解脱德。了义者。总说此三也。首楞严者。所谓教行理三悉号楞严也。天台云。当知即一达三。即三达一。一中解无量。无量中解一。于一字尚达无量。况诸字。况一题。况一经一切经耶。此经题目其义善成。



  所言寻名者意在忘名。忘名者意在得体。未审此经以何为体。昔人以常住真心为体。又以禅那显理为体。又以空如来藏为体。其所立体同耶异耶。经之体者。犹众星之环北辰万流之宗东海。今体罔辨归者何从。

  禅那显理者。即经云。我以不灭不生合如来藏而如来藏惟妙觉明圆照法界也。既云不灭不生。又云合如来藏。则三师所立之体。名虽有异义乃攸同。但禅那显理通而不的。空如来藏漫而寡要。惟孤山常住真心名义俱正。故承用之。



  古师以圆通妙定为宗。亦以甄别真妄为宗。有以首楞大定为宗。宗之所长未知孰是。

  二师所立俱得其旨。若分别较计则圆通为长。然今乃以佛之知见为宗。已如前说。其甄别真妄自是经用。以之为宗亦甚失旨。



  此经宗体为相即不相即耶。相即不相即大师已破。今经宗体又何为耶。

  普贤观经云。大乘因者诸法实相是。大乘果者诸法实相是。实相因果不异而异故有宗。不一而一故有体。如斯宗体不定一异。倘属此经为何定耶。

  今经云。若因地以生灭心为本修因而求佛乘不生不灭之果无有是处。不生不灭即常住。常住即实相。因果皆须常住。即此经不异而异故有宗。常住不离因果。即此经不一而一故有体也。



  此经旧以返妄归真为用。有以广破性恶为用。或以破疑生信为用。此等用别。义何所从。

  【注】性恶即性计也。性计有四。谓自他共无因。中论云。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说无生。

  今以破妄知见显真知见为力用。则广破性恶摄得在中。余如前释。



  所言用者力用也。力有掷象树倒之别。用有彻鼓不彻之异。此经之用。掷象耶。树倒耶。彻鼓耶。不彻鼓耶。

  【注】掷象等者。佛本行经捔力争婚品云。悉达调达及诸王子。争婚瞿夷。种种捔力。瞿夷尔时在高楼上观其捔试。是诸王子弯常人弓或满不满。一切诸弓皆悉不任悉达所弯。净饭王曰。汝祖王庙中有轮王弓堪任汝弯。悉达得之。满弯此弓。箭势一发贯七铁鼓。箭之余势仍至水轮。乃至斫树。诸王子斫或一或二随斫随倒。悉达一刀斫过七树而树不倒。乃至掷象等(云云)。荆溪云。此并用中示为凡力。未关圣力。力中之大不过悉达。故智者借喻法华力用。昔三教及近成力用如诸王子。

  彻鼓等法华力用也。不彻等余经力用也。今经圆力。若对法华迹门佛之知见。一往似同。再研有异。如法华佛之知见所究尽十界十如权实之法。与今经不灭不生合如来藏十界三谛是同。但彼十界皆究竟显。此经十界显而犹覆。何者。盖十界之中。惟二乘保果牙焦种败心极难转。法华则直会其权当体是实。故云汝等所行是菩萨道。二乘亦领悟云。我等今者真是声闻以佛道声令一切闻。我等今者真阿罗汉普于其中应受供养。今经则斥之云。皆由不知二种根本错乱修习。乃至别成声闻缘觉。又云。汝先厌离声闻缘觉发心勤求正道(云云)。并无一言同法华会权之意。虽云令汝定性声闻回向上乘阿罗汉等皆获一乘寂灭场地。然但云获而已矣。未曾说言当体即是。此则与法华同而复异。若望法华本门开迹显本。而如来久远本果。此经未尝见一言道及。普会之众亦未尝想见。此则与法华永异。将择其一分与迹门同者。则此经亦有彻鼓等力。其不同处但是凡弓数百步力耳。



  或以醍醐为教相。或以生酥为教相。为用生酥耶为用醍醐耶。

  应以生酥为教相。



  ○次辨时味



  此中一往一复。欲明此经的在何时故问此经说何时教何味。若时味不知则前后紊乱。前后若乱则理义尽差深浅莫辨矣。从而释之者。得不以深作浅以浅作深乎。若然则调御化仪几乎昧矣。而曰不必究明时之与味。可乎。



  此经。孤山等诸师判入法华涅槃之间。唯环师判入般若之后。又有判归方等。并不一时。未知孰当。

  【注】孤山云。此经以上妙醍醐为教相。唯被圆机。开权显实与法华无殊。扶律谈常与涅槃不异。吴兴云。今经所谈唯一圆教。以明如来藏故非前藏通。中间无诸委曲相故非别教。环师云。楞严即般若法中大乘终极之教。良由般若慧学方盛定力未全。溺于多闻失于正受。于是示楞严大定资般若深慧。既定慧均学。解行两全。而究竟于一乘之道。此楞严之所以作也。究夫三经大旨无非大事因缘。而必获般若发明。次由楞严修证。终至法华印可。然后尽诸能事。判归方等者。乃神智印海柏庭师也。柏庭如前所引。神智后当引之。不一时。亦二师。一神智。二长水。下亦当引。

  今以判归方等为当。



  若在法华涅槃之间。则味同醍醐。时同当午。味既同。云何容有未全道力之余味乎。时既同。云何容有不知真际之侧影乎。

  法华云。我今无复疑。此经云。若此发明不是心者我乃无心同诸土水。我实惊怖。兼此大众无不疑惑。若谓同味。云何法华无疑此又惊疑耶。

  法华云。安住于佛道。此经云。为彼所转溺于淫舍。若谓同味。云何法华安住而于此经转溺耶。

  法华化城之人既到宝所。彼经云。既知是息已引入于佛慧。此经云。于是阿难及诸大众观佛菩提犹如有人明了其家所归道路。此经菩提岂非法华佛慧乎。菩提佛慧既同宝所。其家何别。云何法华已到此方识路耶。

  法华穷子既领宝藏。彼经云。我本无心有所希求今此宝藏自然而至。此经云。发心勤求无上菩提。若谓同味。云何法华早已领藏此经方勤求而未得耶。

  诚如所问。不属醍醐。



  若谓阿难是权。不妨此语。如吴兴岳师云。大权引物唯变是宜。且法华既称开权显实会权归实废权立实。云何阿难之权而不开会废乎。

  阿难在法华已蒙授记作佛。并得法性觉自在三昧。世尊开权云。我与阿难空王佛所同时发心。阿难即时忆念过去无量千万亿诸佛法藏通达无碍如今所闻。来至此经反云。不知身心本不相代。失我本心虽身出家心不入道。岂有开显自觉之后又生迷哉。

  若谓阿难在实后施权。妙玄云。华开莲现华落莲成。华开喻开权。莲现喻显实。华落喻废权。莲成喻立实。由此观之。则知华落之后而不再敷华。岂有开权之后而又施权者乎。

  俱无是理。



  若谓阿难必欲施权。何不施在法华以前。待法华开显耶。

  若谓法华之后见有楞严机兴故阿难权施方便接引此一类机。且施权引物贵生物信。故空拳杨叶能止儿啼。若阿难者。未得开权之时。而法华会机莫不颙望。既得开显之后。而人天之众无不欣知。今又实后施权示堕淫室。必将取信于谁人哉。

  若谓楞严经前有法华机熟故先开废。则法华招开废不了之咎。何则。教既开前而不开后故也。彼经云。诸求三乘人若有疑悔者佛当为除断令尽无有余。如此开前四味粗令成一乘妙。云何独存此经一人哉。

  法华云。若众生住于二地如来尔时即便为说汝等所作未办。乃至云。当观察筹量所得涅槃非真实也。若楞严经前先出此言而收法华已熟之机。法华之后未熟之者又云何耶。岂再说法华而收之乎。不然则法华有不了之咎。若然则法华有重繁之过。两楹无措。谓楞严同于法华可乎。

  法华乃纯一无杂独得妙名。如云。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正直舍方便但说无上道。但为菩萨不为小乘。此经阿难随闻获证四果三果等。岂是惟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但为菩萨不为小乘乎。七征八辨委曲搜扬。岂是正直舍方便但说无上道乎。二十五圣各陈圆通。大小有殊偏圆成异。岂是纯一无杂独得妙名乎。

  诚如所谕。不同法华。



  法华叹教。大如海。高如山。圆如月。照如日。自在如梵王。极如佛。若以此经同乎法华。何处齐其叹耶。

  此经教相。若与法华相并。其中有齐有劣。何者。如法华叹教大如海。妙玄云。海是坎德。万流归故。同一醎故。法华亦尔。佛所证得万善同归同乘佛乘。江河川流无此大德。余经亦尔。故法华最大也。(文)若论此经阴入处界本如来藏之圆。同法华诸法实相之圆。是则亦齐其叹。但有呵斥声闻狭劣等语。终不如法华汝等所行是菩萨道万善同归同乘佛乘万流归海同一醎味。然则是经之海小海而已。江河虽归犹未能尽夫百川也。次高如山者。妙玄云。山王最高。四宝所成故。纯诸天居故。法华亦尔。住四味教之顶。离四诽谤。开示悟入纯一根一缘同一道味。钝是菩萨无声闻弟子故。(文)若论此经得陀罗尼入佛知见。同彼开示悟入。则亦齐四宝所成之叹。但经有摩登庆喜初果而之三果阿那而之罗汉。终不如法华纯一根缘同一道味纯是菩萨无声闻弟子及在四味教相之顶。然则是经之山亦宝山也。但不得迥居极顶纯是诸天。秪在山之下停及乎山半。虽有四天之所居犹夹夜叉之在下也。(住世因本经云。须弥山下别有三级。皆七重墙院。夜叉所居)第三圆如月者。妙玄云。月能亏盈故。月渐圆故。法华亦尔。同体权实故。会渐入顿故。灯炬星月与闇共居。譬诸经存二乘道果与小并立。(文)若论此经有不灭不生合如来藏十界同体权实。则亦齐月能亏盈之叹。但犹存二乘道果。终不如法华会渐归顿不与闇俱。然则是经之月弦月也。非望月也。虽非灯炬群星之可比。岂能不与小闇并立哉。第四照如日者。妙玄云。日能破闇故。法华破化城除草庵故。又日映夺星月令不现故。法华拂迹除方便故。(文)夫二乘人也。化城草庵所居之处也。若但废人不废其处。则使先者虽去而后者还来。厮下绳绳何时能已。故法华破则俱破。所谓荡化城之执教废草庵之滞情。开方便之权门示真实之妙理。会众善之小行归广大之一乘。上中下根皆与记莂。今经虽有定性声闻皆获一乘寂灭场地之语。但云令汝会中获之而已。尚不废人。矧能废教。及乎随闻获证。经叙犹是小乘。此正方等之中过是已后心相体信入出无难然其所止犹在本处。岂同法华执教滞情一切俱破直指声闻是我亲子同年而语哉。然则是经之日被蚀初醒之日也。仅得一分还光犹是朦胧恍忽。是时星月虽不争辉而乍有乍无。起灭还如熠耀。岂所谓皓日当天映夺诸明者乎。第五自在如梵王者。妙句云。轮王号令止齐四天。帝释号令齐三十三天。梵王号令总上冠下。譬余经说三谛三昧各不相收不得自在。此经所说以实相入真决了声闻法是诸经之王。实相入俗一切治生产业不相违背。实相入中诸法无非佛法。(文)若论此经阴入处界本如来藏。则亦同实相入中诸法无非佛法而得自在。但不能决了声闻法是诸经之王。及不言治生产业不相违背。犹未得实相入真入俗而得自在。虽有我以不灭不生合如来藏十界俱非俱即俱非破立之文。然是佛于三谛自得自在。终不能开显决了令一切人皆得自在也。然则是经之王摩醯首罗王也。虽得报胜居无色界顶为王。终不如梵王居大千之中以统御上下为王也。第六极如佛者。妙句云。此明果第一也。余经明果近于寂场。此经明果远指无量劫前本地。故最第一。(文)今经。佛告阿难既云汝我同气情均天伦。以此而推。亦是寂场近得之果。非寂光无量劫前久远久远之果。然则法华能喻之佛等妙究竟佛也。是经能喻之佛十向分真佛也。容貌心行虽同。分极犹差两间矣。



  波斯匿王请佛营斋时当自恣。二卷问难犹有匿王。洎谈七趣乃云琉璃废父坠海而终。可见匿王父子不预法华。何谓此经与法华同味耶。

  【注】波斯匿王琉璃父也。废父缘起出琉璃王经。言匿王不预法华者。盖波斯匿王与佛同庚。二卷中云。我今六十又过于二。至第七卷。乃云琉璃废父坠海而终。约经定日。则匿王父子崩于是年寒际。而世尊说法华时。年登七旬有二。则匿王已逝十载于兹。固不预于法华矣。是经既有匿王问答。孰谓同于法华乎。

  诚如所显。不同法华。



  若见是经有是名妙莲华之句而谓同味。则阿含经等亦有妙莲华之称。岂将小小纯粗而并法华纯妙乎。

  名同义异。此例固然。借使名义俱同。今以文通义通收之。亦不属于法华也。



  若见此经有最后开示之句故置法华之后者。且涅槃之后方称最后。何不置耶。

  【注】经称最后者。乃楞严一经之最后。非如来一化之最后也。纵令即是。亦不必置于法华之后。以涅槃之后方称最后故。

  若谓此经与涅槃同味。经中何无唱灭之文。若在涅槃之前故无唱灭者。法华唱灭后文应置楞严之后。楞严一经应在法华流通之前。如斯倒置。若曰不可。云何同味。

  诚如所破。不同法华。



  楞严一经自夏徂冬。法华涅槃共乎八载。法华说竟即便唱灭。说涅槃经才一日半夜。可见事甚急而时甚迫。宁将款款楞严插于迫时之间哉。

  【注】言楞严一经自夏徂冬者。此无文证。盖是大约今经文秪十卷。款款而宣数月足矣。经始既值休夏自恣。不亦徂于是冬乎。

  因果经云。佛与波斯匿王同日而生。今经云。我今六十又过于二。若除阿含十二方等八年三十成道。时当般若第十二年方说此经。何谓与法华同味耶。

  【注】若以此说而定。则似判入般若为当。但此经说非一时。终难以片言只义而限。故有下文之破矣。

  诚如所定。不同法华。



  若谓此经同于熟酥。般若转教不生一念爱乐之心。且云。但为菩萨说其实事而不为我说斯真要。此经发心勤求无上菩提。乃大人光用。岂与失明婴儿同年而语哉。

  般若领知家业而无希取一餐之意。岂同此经疑惑销除心悟实相者乎。

  般若所止犹在本处。岂获一乘寂灭场地乎。

  般若方不夭伤慧命。岂不历僧祇而获法身乎。

  般若菩萨游戏神通净佛国土。声闻不生一念爱乐。岂比应身无量度脱众生者乎。

  方等四教并谈般若。带通别二正说圆教。此经发心勤求无上菩提乃方等四教中之一圆。般若不生爱乐乃第四时之一偏耳。



  若谓此经在般若后故不妨如是等语。所谓因般若但慧。次立楞严大定。至于法华印可授记。且经云。恨无始来一向多闻未全道力。若如所判。则抑般若以为小慧矣。岂般若果小慧乎。

  般若佛母。诸佛由生。非小慧之足比也。



  夫如来说般若之意者。盖为二乘于阿含方等先已得定。但执小保果住而不进。故以般若空慧之水淘之汰之俾定慧均等。至于法华易为开显。今抑之以为但慧。则使般若全无所以也。此云何通。

  如来化物。举必有则。所谓先以定动次以智拔。若谓般若但慧之后方立楞严大定。且阿含方等二十年间。如来何所作为。二乘何所利益耶。

  诚如所谕。非般若后也。



  此经若是般若慧后之定。则在法华般若两者之间。今当摄归何际。若法华味同醍醐。若般若时同禺中。两难所属教部何归。为两楹其归耶。

  归后则碍同法华。归前则碍同般若。两楹其归固无此理。



  此经不属两际。则五时之外须添一时。五味之中更加一味。别何目名耶。天台四教。龙树二轮。皆无是例。此如何归。

  诚无是例。教部难归。



  若归般若边际。般若结经自有仁王般若。仁王之后又有楞严称为结经可乎。

  【注】仁王般若为结经者。仁王经云。如来成道二十九年已为我说摩诃般若。故知仁王在大品般若后。说仁王经已即说无量义经以为法华弄引。故今家指仁王以结般若。

  固无此理。



  此经若在方等。文云。心悟实相回向上乘。岂与焦谷败种同耶。

  若收后归前。则心悟实相等文自在法华。若当时明义。则回向上乘之言是方等四教中之圆义也。



  此经应身无量度脱众生。岂与见不思议自鄙无分同耶。

  【注】净名经云。摩诃迦叶闻维摩诘说菩萨芥纳须弥无所增减海入毛孔不娆鱼鳖等不思议解脱法门。叹未曾有。谓舍利弗言。譬如有人于盲者前现众色像非彼所见。一切声闻闻是不可思议解脱法门不能解了为若此也。智者闻是其谁不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我等何为永绝其根。于此大乘已如败种。一切声闻闻是不可思议解脱法门皆应号泣。声震三千大千世界。

  应身无量。义通大小。若小乘应身。如目连神通第一。亦能化一身作无量身。应供于天上人间此方他界。虽不能称机说法。亦非一向不能依教利生。此约方等当分说也。若大乘。不思议化弥满法界。一音演唱群情等悦。则是经家约后分之义而叙矣。



  此经不历僧祇获法身。岂与三生六十劫同耶。

  【注】三生六十劫者。析玄明二乘修行云。声闻利者三生。钝者六十劫。支佛利者四生。钝者百劫。

  今经顿获法身。或方等中圆。或法华中义。分别准前。



  此经开示无生法身之理。岂与乞乳资身受殃崛维摩之所讥嫌耶。

  【注】维摩经云。昔时世尊身有小疾当用牛乳。阿难即持钵。诣大婆罗门家门下立。时维摩诘来谓阿难言。唯阿难。何为晨朝持钵在此。阿难言。居士。世尊身有小疾当用牛乳故来至此。维摩诘言。止止莫作是言。如来身者金刚之体。诸恶已断。众善普会。当有何疾。当有何恼。默往阿难。勿谤如来。莫使异人闻此粗言。无令大威德诸天及他方净土诸来菩萨得闻斯语。(云云)。时阿难心怀惭愧。而作是念。得无近佛而谬听耶。即闻空中声曰阿难。如居士言。但为佛出五浊恶世。现行斯事度脱众生。行矣阿难。取乳勿惭。即时阿难复诣取乳。殃崛讥呵词意大同。兹不繁引。

  乞乳受呵乃方等中追叙阿含时事。正使在于方等。今经开示无生法身之理。说在后时。亦无妨也。



  此经有宣妙莲华发菩提心入遍知海。若祖王弓满洞地水轮。岂与凡弓数百步而较耶。

  若约后分言之。此义自属法华。若约当分言之。则方等中圆。与法华不异。亦无妨是名妙莲华之语而褒美之。况所引者。乃持地追叙往生之事。且非释迦所宣妙法莲华。古师以此言而局是经。不亦昧哉。



  经指楞伽山上破外自然。明知不属方等。何同时耶。

  【注】楞伽破外。正是方等之经。问谓今经既追指方等中事。须别在一时。故曰不属方等。

  此正前分之语。而此经说在方等后时。追指前说。故无所妨。



  或不一时教部何收。收前则失其后。收后则失其前。前后收经为有例耶为无例耶。无则且置。有如何收。

  经既前后互指所说。的非一时。天台判摄通轨收经不无其例。如四明祖师光明玄记云。以凡判教有前后分。前分有次。后分不定。后虽不定须摄归前。今经前分有次。后分不定。摄归方等无容置喙矣。



  若不一时。何故经文连贯生起都无间断耶。

  既不一时。何无追叙昔事乃成一席之说。况与摩登伽经所叙无别耶。

  此乃结集经者要成部类庠序次第生起有由参入后事。故连环不绝似乎一席。故报恩经优波离问佛曰。佛云何一切说。为应时适会随宜说耶。为当部党相从说耶。答佛随物适时说一切法。后诸弟子结集法藏以类撰之。



  若非不一时经有知呵。非弹偏意耶。经有空藏等文。非淘汰意耶。经有回向上乘。非会归意耶。

  由此而知。正显说不一时。



  若不在方等。阿难示堕淫室。启请楞严大定。执心在内在外。局见在面在眼。小大同谭。摄属何耶。

  约此前分。而判正属方等。



  圆师云。纵异阿含岂殊方等。意谓此经味同醍醐不属方等。且醍醐之圆岂殊方等之圆耶。不亦迷法华纯一无杂之旨乎。

  【注】圆师释四卷中摩登淫息得阿那含云。此经惟圆。登伽所以证小者。以接引小乘故重施小而皆解圆。今云那含。即圆教相似位也。登伽实行乃证那含。阿难权人示居初果。若以登伽惟作小释者。则使此经全同阿含。纵异阿含岂异方等。

  玄文云。藏通别圆之圆义遍三时。三时之圆即同第五。与法华无二无别更不须开。若谓第五之圆不同方等者。不亦违背祖教乎。

  若以此经之圆不与方等圆同。方等云。譬如日照平地影临万水。逐器方圆随波动静。示一佛土令净秽不同。示现一身巨细各异。一音说法随类各解。此等语言不成偏劣耶。

  诚如所破。



  若不在般若。匿王同佛六十二岁。数齐般若。岂定法不定年乎。

  若约年定法则应属般若。今为不专般若空慧部类。故摄后向前而判归方等矣。



  若不在法华。经有修菩萨乘入佛知见心悟实相等文。如何会通。

  若约后分则文属法华。若约当分则方等中圆。即第五时圆也。



  判教既约五时。五时通别。此教何收。

  【注】妙玄云。夫五时半满。论别别有齐限。论通通于初后。若华严顿乳。别但在初。通则至后。故无量义云。次说般若。历劫修行。华严海空。法华会入佛慧。即是通至二经。

  (释签云。二经者。谓般若法华。以般若亦得名华严故。法华佛慧。不殊初故)又像法决疑经云。今日坐中无央数众各见不同。或见如来入涅槃。或见如来住世一劫若减一劫若无量劫。或见如来丈六之身。或见小身。或见大身。或见报身莲华藏世界海为千百亿释迦牟尼佛说心地法门。或见法身同于虚空无有分别无相无碍遍同法界。或见此处山林土地沙。或见七宝。或见此处乃是三世诸佛所行之处。或见此处即是不可思议诸佛境界真实之法(释签云。彼经既有住世无量劫之言。又见报身莲华藏海说心地法门等。故知华严至涅槃后。以彼像法决疑结涅槃故)夫日出初照高山。日若垂没亦应余辉峻岭。故莲华藏海。通至涅槃之后。况前教耶。

  ○若修多罗半酪之教。别论在第二时。通论亦至于后。何者。如迦留陀夷于法华中面得受记。后入聚落被害作结戒缘起。又如身子法华请主。后入灭。均提持三衣至佛问(云云)岂非三藏至后耶。(释签云。二人虽于法华得记。此后犹作三藏结戒之缘。故知三藏至后)释论云。从初鹿苑至涅槃夜。所说戒定慧。结为修多罗等藏。当知三藏通至于后。

  ○若方等教半满相对。是生苏教。别论是第三时。通论亦至于后。何者。陀罗尼云。先于王舍城授诸声闻记。今复于舍卫国祇陀林中。复授声闻记。昔于波罗奈授声闻记。身子云。世尊不虚所言真实故能第二第三授我等记。(释签云。言此经至法华后者即指王城授记。同于法华舍卫国记。即指方等在法华后)故知方等在法华后。

  ○般若带半论满。是熟苏教。别论在第四时。通论亦至初后。何者。从初得道夜至泥洹夜常说般若。又释论云。须菩提问毕定不毕定。当知般若亦至于后。(释论云。大论三十九先举经云。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为毕定为不毕定。佛言毕定非不毕定。须菩提言。为何处毕定。佛言。非二乘道中。须菩提复问。为初心菩萨。为后心菩萨。佛言。初心及跋致皆悉毕定。须菩提于法华中已闻菩萨得记。故已毕定。今复更问。故知须菩提更为未入者问。故知法华之后更说般若明矣。般若不殊故。结集者同为一部)。

  ○若涅槃满教。别论在第五时。通论亦至于初。何者。释论云。从初发心常观涅槃行道。前来诸教岂无发心菩萨观涅槃耶。大经云。我坐道场菩提树下初成正觉。尔时无量阿僧祇恒河沙世界诸菩萨。亦曾问我是甚深义。然其所问句义功德亦皆如是等无有异。如是问者则能利益无量众生。此则通至于前。

  ○若法华。显露边论不见在前。秘密边论理无障碍。故身子云。我昔从佛闻如是法。见诸菩萨受记作佛。岂非证昔通记之文。(释签云。通记者。昔日授记。佛意不壅。小乘情隔自。无希取。况约秘密已记二乘。据斯以论。通至鹿苑)。

  古师所谓收通归别也。



  结经须约文通义通摄归时味。此经文何通义何通。文何归义何归耶。

  北峰本无师云。文通义通者。如后分华严及方等陀罗尼之流。乃结集经家收通归别。皆文通也。若义通者。如般若明华严海空。与夫莲华藏海。通至涅槃之后。此于他部明华严义。不必结归本部。今楞严经。前分有次。后分不次。收归方等似合其宜。如先达所谓。一代教中除华严般若法华涅槃别部帙外。凡所说小乘皆收归鹿苑。凡所说大乘皆收归方等。柏庭玄览云。但非四时所摄悉得以方等通收之。此经既不专余四时部类。谓属方等则无余论也。虽经有定性声闻皆获一乘寂灭场地之言。但云令汝会中而已。固不与法华同日而语。政使出于方等不妨以弹斥意密示与进。况时在其后说。亦无违。(文)此则经之前分正属方等。是故云尔。若经有耶输受记等文。应是后分经。乃结集家收通归别结归前文。此正通五时中。文通之类也。



  此经为全分耶。为有前后分耶。若有前后。何处为前。何处为后。若然者。以后归前耶。以前归后耶。

  此经有前后分。但所判不同。长水师乃以第八卷文殊问名已还判为前分。广辨七趣去判为后分。神智师判前后分则不定指。谓经文有次第者前分也。互相指者后分也。结集者以后分明义。气类若同向前集之。如金光明经是方等后分乃指般若。为己广说空。若其然者。今经波斯匿王年六十二。又云。是名妙莲华。定性声闻及诸一切皆获一乘寂灭场地。岂非亦是后分之经耶。今详二说神智为当。



  ○后明八教诸门四悉本迹


  此中寄明地位。盖位不离教故。


  此经若是顿教所摄。经文何故从粗入细自浅而深。如七征八辨五阴六入十八界等次第入藏耶。又如初果而之二果。阿那而之罗汉。此皆渐入之相。云何为顿。

  夫言顿者须分人法。若论此经所说之法则一向是顿。如经初发轸即云。一切众生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举此一端余可知矣。其阴入处界虽次第而宣。乃次第之渐非渐顿之渐。所谓说虽次第理非次第也。若论能入之人。先假七征八辨。然后初果而之二果。阿那而之罗汉。似应判入渐教。然观当机。最初即以奢摩他等而为请由。至于不历僧祇顿获法身。是亦不渐中渐入之渐。终非偏渐之渐也。


  此经若是渐教所摄。云何经有忽然狂歇头非外得歇即菩提不从人得之文耶。

  以此而知。正属于顿。


  若谓是渐。渐初耶渐中耶渐末耶。

  【注】渐有二。一渐部。二渐教。顿亦如是。前问顿渐之渐渐教也。今言渐初等者渐部也。渐部有三。阿含为渐初。方等为渐中。般若为渐末。若方等四教并谈般若。带通别二正说圆教。则前之二三部教俱渐。后之圆教部虽在渐教实在顿。乃圆顿之顿也。

  是渐中。


  若渐初者。阿难在家属十二年前。阿含第八年中方始出家。其年八岁。纵尽阿含止年十二。岂被摩登牵摄淫躬抚摩而毁戒体耶。由此推之。明知不属渐初。宁有定法不定年乎。

  正由此说。不作渐初。



  若中末者已如方等般若所夺必。谓中末云。何会通。

  今经既属方等故是渐中。然是渐部之渐。终非渐教之渐。会通之文已如前说。



  此经若是秘密教收。如或为此人说顿或为彼人说渐说不定。或为此人说渐或为彼人说顿说不定。说默相对互不相知方为秘密。今经之文何为秘密耶。

  此经是显露非秘密。



  此经若是不定教收。此则如来不思议力。一音演说。随类各解。能令众生于渐说中得顿益。于顿说中得渐益。如是得益不同方为不定。今经乃云。是诸大众得未曾有各各普获金刚三昧。又云。如阿难辈习漏未除兼此大众无不疑惑。如此同闻同解。何为不定。

  诚如所谕。非不定也。



  经有天龙八部有学二乘新学菩萨。其数凡有十恒河沙。皆远尘离垢得法眼净。惟性比丘尼别成罗汉。无量众生发菩提心。如此闻同证异。是不定否。

  约证虽殊。约解恒一。故非不定。



  此经若属藏教。文云。于菩提心未自在者。又云。修菩萨乘入佛知见。又如二十五圣之中有诸声闻指称鹿苑所证。此既追叙昔事。明知不属三藏。何为摄耶。

  诚如所谕。不属藏教。



  若非藏教。阿难不知心之内外目之所在。执眼能见。认贼为心。与藏胡别耶。

  此是大权引物入如来藏。从凡至圣深浅阶差。文虽似藏。意非藏也。



  此经若属通教。所谓通者通前藏教通后别圆。此经何处通前何处通后耶。

  此经若属别教。所谓别者别前藏通别后圆教。此经何处别前何处别后耶。

  今经始末惟谈圆义。通别两教不能预此。



  此经若属圆教。理宜饱餐王膳。云何经有不知寂常心性如人说食终不能饱之言耶。

  此是首卷之文。当机正为显发圆义故。以不知寂常如人说食之问以为请由。若第三卷中不历僧祇顿获法身。方是当教中圆饷餐王膳也。



  凡立地位必依教为。此经地位依何教耶。

  依圆教也。



  依藏经有地等。依通非止十地。依别无明品多。依圆名字相滥。今经地位云何定耶。

  诚如所并。不属前三。以义定圆。名则不滥。



  一家明位。以经论异文有借位之义。此经地位。借何教名名何教位耶。

  今经位名。三教俱借。借三教名名圆教位也。



  大品通教有干慧地。今经圆教亦立干慧。何耶。

  此正今经借通教位也。



  藏教加行有暖顶忍世第一位。今经列为圆教加行。何耶。

  此正今经借藏教位也。



  常途立位。等觉一生即入妙觉。今经等觉之后始获金刚心中初干慧地。何耶。

  此正今经借别教之位。如缨络别位等觉性中有一人名金刚幢慧。是也。由此菩萨以大愿力住寿百劫。修千三昧。破最后微细无明。而今始获故云金刚心中初干慧地。



  如此位次参杂。为名同义异耶。为名同义同耶。

  虽借前教之位。是种种地皆以奢摩他中用诸如来毗婆舍那清净修证故。名虽乍同而义理迥异。



  四教各有四门。此经何教何门入道耶。若藏之四门。则门门皆见藏义。今经一一会归藏性。岂藏门之义乎。

  今经乃依圆门入道。而三藏之藏盖以经律论各含一切文理为义。比之如来藏性具足十界三谛霄壤相悬。又藏等诸门虽皆见藏。但是约三界生灭实有之有灭有归无之空。而互论双亦双非以离断常而已。今经会归藏性乃秘藏之理。故空则十界三谛俱非。有则十界三谛俱即。双亦双非则十界三谛俱非破立。岂藏门之足较哉。



  若通之四门应见通义。云何递递生起世界众生业果等事耶。

  【注】通之四门应见通义者。通教入道门虽有四。要之通以幻化为主。故妙玄云。通以若业若果善恶等法乃至涅槃皆如幻化。譬镜中像。虽无实性而有幻化头等六分。是为有门。诸法既如幻化。幻化本自无实。无实故空。乃至涅槃亦如幻化。如镜中像假有形色本不可得。是为空门。诸法既如幻故名为有。幻不可得故名为空。如镜中像见而不可见不可见而见。是亦空亦有门。幻有尚不可得况复幻空而当可得。即是非空非有门。

  四教四门虽殊。莫不皆以因缘生法为所照境。故通之四门。皆历若业若果善恶等法以明如幻之义。即今经世界众生业果递递生起亦其事也。然所照之境虽同能照之观则别。以今经所诠惟圆门故。虽有如幻三摩提及如幻等十种深喻之言。此是圆家妙体三止义言如幻也。



  若别之四门。经中止用一奢摩他。何耶。

  【注】妙玄云。别教四门。所据决定妙有善色。不关于空。据毕竟空不关于有。乃至非空非有亦如是。(文)是故能入之观三不相即。要须先空次假后中历别而进。今经前后既止用一奢摩他。故非历别义也。问经之前后亦有时言三摩。有时又双举云修奢摩他毗婆舍那(云云)。至总结禅境又云禅那现境。何言前后止一奢摩他耶。答经之前后。虽有三名。皆是奢摩他中间出此义。已如释密因中说。又言毗婆舍那者。所谓奢摩他中毗婆舍那也。故知虽有三名只是一义。盖今经标心在于大定。以奢摩他属于定故。

  诚如所难。非别门也。



  若圆之四门。云何闻大证小止得小果耶。

  今经闻大证小惟摩登庆喜二人。摩登既非当机且置不论。若庆喜所证。名虽在小义无不圆。盖圆家断惑亦约不次而次。所入因位比前三教亦不齐而齐。如初信断见惑与初果齐。乃至七信断思惑与四果齐。所谓同除四住此处为齐也。阿难既先是小乘。经家乃顺其本习即以小果叙其圆证。况部在方等。借位宜然。若不尔者。则当机自叙不历僧祇获法身等语难以会通矣。



  四教之中。单约有等四门何门入道。有门不应一切俱非。空门不应一切皆是。双亦双非例此可推。其入道者是何门耶。

  经中所以一切俱非俱是等者由今经圆教四门等开。门门法界摄法无余。故说空门非则四门俱非。说有门是则四门俱是。至于双亦双非莫不咸尔。盖他经所说。乃以六凡为有。二乘为空。菩萨为双非。佛界为双亦。今经既云我以不灭不生合如来藏而如来藏妙明元心十界俱非。此即空则四门俱空也。又云。而如来藏元明心妙十界俱即。此即是则四门俱是也。又云。而如来藏妙明心元离即离非是即非即。此即四门俱离即离非以为双非。四门俱是即非即以为双亦也。然虽四门俱立。而入道之要。约义当依有门。有门即十界也。以四门皆不离十界而说故。故依有门所修之观。曾于释名之中备明十乘观法。皆是此义。是则经中或奢摩他或三摩或禅那皆须照此妙有。耳根圆通即其要焉。经云。一门超出妙庄严路。又云。但于一门深入彼六知根一时清净。又云。我从耳门圆照三昧缘心自在。又云。此是微尘佛一路涅槃门。又云。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门。皆此谓也。



  四门之中各有四悉。是何悉檀得益耶。若为人何处为善根未发耶。若世界何处为未种善根耶。若对治何处为未破恶耶。若第一义何处为已熟耶。

  四悉既称利益闻者。此经何处是信戒进念而得开发谓为人耶。

  悉中既有世界。此经何处是欢喜赞用受行耶。

  贪恚愚痴豁尔冰消谓之对治。革凡成圣入法流水谓第一义。今经何文是耶。

  一经所说无非如来以四法遍施众生。若随闻获益。其文盖多。今且以一人言之。如阿难为登伽所摄。即未种善根也。七征八辨正是为种善根。而阿难犹故种种迷执。即善根未发也。约阴入处界明如来藏广破因缘自然正是破恶。而阿难犹执世谛以疑第一义谛。即恶未破也。如来更约如来藏性色真空以明七大非和不和。直使阿难情尽理穷。即是善根已熟也。及乎豁然大悟顿获法身于如来前说偈赞佛。所谓欢喜赞用等四益一时顿得矣。此犹一往。若二往说。世界中非无为人等。乃至第一义中非无世界等。如如来藏者。第一义也。乃历阴入处界种种差别而辨。此即世界也。莫不拟宜当机令生正念。即为人也。广破因缘自然。即对治也。是故一经之中种种言说。若以意会。无非悉檀。


  既有四悉。必对五章。且为人何对耶。乃至第一义何对耶。

  妙玄云。世界悉檀对释名。名该一部。世界亦冠于三。第一义对体最分明。为人对宗。宗论因果为人生善义同。对治对用。用破疑滞。与治病事齐。分别悉檀对于教相也。


  ○终推机应以尽疑情 



  此经机应。为本耶。为迹耶。本经何不显迹为久耶近耶。

  此经机应是迹非本。亦是近迹非久迹也。开迹显本功在法华。今经方等未预其事。



  应者佛也。佛为弟子之师。今师之本为道树已前之本。为道树已后之本。前则无文所据。后则碍同法华。其本也何定乎。

  【注】道树菩提树也。自世尊近迹言之。六年苦行已毕。于菩提树下实智始满。起道树始施权智。今言道树已后之本。即始证之实智也。若言道树已前之本。此中仍有远近。法华寿量品尘点尘点所喻之劫为远本。道树已前一节两节去为近本。今云道树已前之本。即寿量品中之远本也。言前则无文可据后则碍同法华者。诸师既判此经同于法华。应是远本。奈何无文可证。若云道树已后之本。又与法华远本有碍矣。

  若论说法华之佛即是今佛。法华既指远本为本。今佛之本又岂异乎。但此经未经开显。虽有远本。敝而不言。随情而说。犹是道树已后之本。既有碍于法华。不同醍醐也明矣。



  机者二乘弟子也。今弟之本为未入权实二智已前之本。为入实甚久。亦先解行权之本。先解行权若未开显。虽本而不敢言。今经既无开显。何谓同于法华。

  【注】妙玄云。诸经明二乘弟子不得入实智。亦不能施权智。今法华经明弟子入实甚久。亦先解行权。

  此经之应。若谓是本。本则同于法华。法华云。我实成佛来久远若斯。又云。一切世间皆谓。今始得道我成佛来无量无边那由他劫。若以此经同于法华。何故无如是言耶。

  诚如所谕。非远本也。



  华严前后推之远迹近迹。楞严得非近乎。

  【注】言华严前后推之者。自华严已前。尘点劫已后。中间数数唱生数数唱灭为远迹。华严已后五时施化为近迹。

  诚如所谕。是近迹也。



  所言本迹者。此经本迹。为即迹之本即本之迹。若迹本不二。义同法华。何无文证耶。

  若约当部言之则本迹有殊。若跨节会之则本迹不二。未经开显。故无证文。



  此经之机何机耶。为权耶实耶。若如孤山等诸师。谓是大权。虽是小果即同大证。所谓名同体别。若尔苟按位升进。进何位。接何位。能接之教为别耶圆耶。

  当机庆喜诚是大权。若按位升进。则所证初果进今二信。二三果进四五六信。既是升进信位。即是圆教受接。经虽无文。义合如之。



  夫应者佛也。此经之应是何佛耶。为本菩提树下生草为座之佛耶。为七宝菩提树下天衣为座之佛耶。为莲华藏世界大宝华王为座之佛耶。为以虚空为座之佛耶。机之与应乃教之大节。置而不明。为可乎为不可乎。

  生草为座者藏教佛也。天衣为座者通教佛也。宝华为座者别教佛也。虚空为座者圆教佛也。圆佛是法身。别佛是报身。藏通是应身。法身属本有。是一性。报应是庄严。属二修。虽是一性全性起修。虽是二修全修在性。如天王三目世伊三点。举一即三言三即一者也。是故四教三佛。难以相之多少而定胜劣。须以鉴机及所说法。在圆则圆。在偏则偏矣。如今经教主。若约现迹而观。始既休夏自恣赴波斯匿王之请。洎阿难答发心见相之由又曰我见如来三十二相胜妙殊绝。岂非藏教丈六老比丘乎。及乎敷演经义则唯一圆理。观机拯溺则独一圆鉴。由此而稽。又是圆教法身之佛。今以生草为座者。盖是为化穷子示现如斯。所谓脱除缨络细软上服更著粗敝垢腻之衣。其实垢衣内身即是缨络长者。只为未经开显。群机犹未即知。若观阿难说偈赞佛。然亦未尝不知。今佛即以虚空为座也。问今经唯演圆常。此说可尔。若鉴机者。且经文何处是其鉴机那又知是圆鉴。答天台云。佛之鉴机有乎多种。若言一日三时入定观可度机。此三藏佛照九界机析空感应也。若言即俗而真不须入出任运能知。此通教佛照九界机体空感应也。若言用王三昧历别照十法界机。此别佛次第感应也。若言王三昧一时照十法界机。此法佛圆妙感应也。今阿难既启请十方如来得成菩提妙奢摩他。正是佛界寂光之机。经中又不言入定观机等事。但云如来知彼淫术所加。此知之一字。即是无缘慈悲。寂而常照之地。所谓以王三昧一时顿照者也。问如来知彼淫术所加。此则正同通教不须入出任运而知。云何谓是圆鉴。答任运而知界内通佛。界外圆佛皆有此义。须以所鉴机之多少理之偏圆以分胜劣。如藏通两佛。与而言之。虽云能照九界真俗。夺而言之。秪能照于八界真俗。以菩萨所证同二乘故。若别圆二佛。俱能照于十界三谛。惟有次不次之分。今经既云。我以不灭不生合如来藏。十界三谛俱非俱即俱非破立。以后验前。故知必是圆鉴。

  上所录百问。是先师再定之藁。故与旧刻稍有开合去取之异。其间虽前起五章后讫诸门四悉等。求其正意。惟在辨明时味。盖为时师[蔑-戍+目]于法华纯绝之圆。混同方等对粗之妙。故委曲搜[改-己+易]以成百问。观其末云。机之与应乃教之大节置而不明等(云云)。此其意良亦勤矣。研味之者。须识旨归。


  大佛顶首楞严经玄义卷第四(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