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籍 > 楞严咒 > 正文

楞严咒略考

楞严网     2019-04-12 00:29:27

 


  楞严咒略考

  前 言

  楞严咒自明、清以来三、四百年间,一直是我国各宗、各派丛林中早晨课诵的主要内容,相沿至今未曾稍替。这大概是因为楞严咒的缘起是断修行人的障碍(见《楞严经》卷一),而且也能住持佛法,生起修行人的诸种功德(见同经卷七)所致吧。甚至,在某些古代禅林,结夏期间,为了净除行者魔障,也有所谓「楞严会」的举行,其受重视的情形可见一斑。今日吾等去佛时遥,知识难求,法弱魔强,行者欲发心修道,建设道场、住持佛法,缘于自身的无明,业障与共业所感的陋劣世间,总是在发行的过程中有着种种的阻难与考验。因此,诵持楞严咒成了末法行者在自利利他,住持、弘扬佛法过程中,一种不可或缺的方便与依怙,是很自然的。

  学人根性鲁钝,出家前常常望着二千六百多字的大咒,为念不过来而懊恼不已。直到入伍后利用空闲努力,才稍有起色;到了出家后为了受具时能不带本子,这才一鼓作气在一个多月把它背诵下来,可谓备极艰辛。受具后一方面由于宣化法师来台提倡,二方面常住正在建设,诸事待举,三方面学院同学初心向道,需要安顿身心。觉得,似乎可以透过上课前诵一次楞严咒来安住自他及道场,诸同参深以为然,沿习至今也已三、四年了,感应难思!后以在观善寺研习经典的因缘居士们对此咒亦深具兴趣与信心,咸望举办楞严咒法会,以僧俗大众念咒之诚心与功德力,回向佛法常住,教团永固。发心清净,用意诚恳而影响亦颇深远,为此,学人深感随喜之意,故于筹划出版《学习用录音带》之际,对楞严咒作了一些小小的考据与分析。希望透过资料的比对,能够将此咒呈现一些比较客观的面貌来。所谓正本清源,断疑生信,或者可以再于僧团当中,提起对此咒的认识和重视,甚至能引起更广泛而深入的讨论,与更实在的修持和弘扬,则正是笔者深所乐见。

  以下正文将分别以正名、句释、出处、发音分句、环境、背诵、功德 、附考 等 九个单元来略为介绍本咒。

  正 文

  正名第一

  一、「楞严咒」具名:「大佛顶如来放光悉怛多钵怛啰陀罗尼」,为 唐大兴善寺不空 三藏译。(见大正十九 册页一○○ a )

  二、又名「佛顶光明摩诃萨怛哆般怛啰无上神咒」(见前页一三三 a )

  三、又名「中印度那兰陀(寺)曼茶罗灌顶金刚大道场神咒」(见前页一三三 c )

  句释第二

  一、佛顶光明,谓佛顶放光,光中化佛说咒。

  二、摩诃,翻为大,体遍十方之谓。

  三、萨怛多,翻为白,相绝诸染之谓。亦翻为「悉怛多」。

  四、般怛啰,翻作伞盖,用荫万物之谓。亦翻为「钵怛啰」。

  五、无,高明无极故。

  上,尊上莫等故。

  神,威灵叵测故。(以上见《楞严咒疏》, 三峰寺版, 度轮法师倡印)

  六、陀罗尼,正翻为总持或能持能遮。前者谓于一法中总持一切法,于一义中总摄无量诸功德,(见《佛地 论》卷五);后者谓持善法不使散、持恶法不使起之力用。有法(闻)、义、咒、忍(安住诸法实相)四种陀罗尼,今指第三种咒陀罗尼而言。(见《智度论》卷五法界次第下及《瑜伽略纂》十二)所谓咒陀罗尼,即诸佛菩萨从禅定中所发之秘密言句,此一言句,具足如前总持及能持能遮之力用。

  密教将此「咒陀罗尼」简称为「陀罗尼」,于诸经中,说到此「咒陀罗尼」有五种别名:(一)陀罗尼(二)明(三)咒(四)真言(五)密语(密言、秘密号),前一为音之略翻,后四名为义翻。(《秘藏记本》)

  咒,即梵语「陀罗尼」之旧译(非正翻),新译为:「真言」,即真语、如语、不妄不异之音(见《大日经疏》一)。

  又翻为秘密号、密言、密语,为如来三密中之「语」密,即法身佛所说之法。

  又翻为「明」,真言能破烦恼诸闇故;又诸佛于诸身分放光明,于光明中任运而说故云明。《大日经疏》十二:「破除一切烦恼、无明之闇,故名之为明。然明及真言义有差别,若心口出者名真言,从一切身分任运生者,名之为明」。《佛地论》一:「以慧为性,慧能破闇,故说为明」。换句话说:咒语事实上是以智能的显发与运用为内涵的。

  出处第三

  一、《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般剌蜜谛译)卷七(大正十九册页 139a —— 141 )今流通本依此为准。此为以 宋元 二版校订之明版,附于卷七之末。

  二、同前另有「高丽版」,(页 134a —— 136c )录于卷七经文之中。

  三、《大佛顶如来放光悉怛多钵怛啰陀罗尼》 唐大兴善寺不空 三藏奉诏译(大正十九册,页 100a —— 10 2c )。

  四、梵字版〈大佛顶大陀罗尼〉(大正十九册 102c —— 105b ,录于前项之后)

  发音第四

  一、在一般通用原则上大抵皆依台北大乘精舍之《重新校正国语注音咒本》为准,然各地发音仍稍有音转。

  此为现代流通音。

  二、古梵音, 赖世培先生依前项中第三小项之汉音,反校而成,(见大乘出版:《古梵音模板》页 53 —— 63 )此版一般少有人用。

  分句第五

  一、第四会第二九一包至三○五句,依通俗念法,念成「阿素啰毗陀啰波迦泮 291 萨」、「婆提鞞弊泮 292 萨」、「婆 …… 293 萨」… … 弊泮 305 。学者若不习惯,可依原来之断句直念无妨。盖此咒古来流传久远,各地音转不同,「真实」之音已不可考。学者但能至诚恭敬,随取一种相应者修持即可,不必过度执着。

  二、《宋元明版》与《课诵用本》同为四百二十七句(其实后者仍多出四句,但可看成一样),二千六百二 十字,分五会,两者分句完全相同,此亦一般道场通俗念法。然依《楞严咒疏》(三峰寺版)及古咒原本( 唐怀迪 , 宋柏亭 二法师原本,见《国语注音咒本》),则全咒虽仍保持二六二○字,五会,但分句则为五五四句,与一般通俗本分句比较,多出一百二十七句!经仔细比较《咒疏》之译意,古来分句,虽多出许多,然字数,字音等与今本则全同,只是在咒意的「分段」上古本分法较多罢了,今本中真正 分句与咒意相违之处并不多。(可参考台中护国清凉寺稍后将首 度重新校对、绘制出版之《楞严出相》)

  环境第六

  一、关于修持,诵习本咒之时间:教中流通之楞严咒小册(大乘精舍出),引尤纯净居士编之〈持诵须知〉 说:「若过午则属恶道时间,更不宜诵此大咒,以免罪愆」云云,恭敬有之,然有规定太严之嫌,况又无经典为据。今人事忙,晚间诵习经咒者众,此说一出,许多发心学诵之缁素大德因而裹足不前,阻断修行之缘,殊为可惜,恐亦非诸佛菩萨所乐见!

  今引《楞严经》卷七(大正藏十九册,页一三三 c ):云「于初七日中,……恒于六时诵(楞严)咒、绕坛,至心行道,一时常行一百八遍。」又云:「第三七中,于十二时,一向持佛般怛啰咒至第四七日,十方如来一时出现」文中「六时」,即指白天十二小时;「十二时」,即指一整天二十四小时。由此经证可知,诵此大咒并无时间之限制。

  二、任何发心诵习此咒者,固当至诚恳切,不可轻率从事。然 尤 文中说:「须净口(一贯道语)常素……花 素者,俟值斋期,方可读诵」云云,此说亦无经证。茹素诵持固然很好,若因缘未具而欲诵习亦无不可。未举经证,但以一二耳闻,而妄设禁忌,断人善根,此风不可长!

  三、诵咒地点,固以寺院、庵堂及正设坛场为佳,若因缘未具,则家庭静室,个人佛堂等亦佳。再无,则个 人卧室,但能整洁无秽,衣衫整齐亦得。若于公寓中,可避免于主卧(夫妻房)内诵持。然此亦「理想」如此,若能心存至诚、恭敬,则无处不可诵习。

  四、又 尤 文中称本咒「系召请一切佛菩萨诸天神圣……(大悲)十小咒则退送法界一切佛神等,各安其所, 故须同时持诵」云云,婆心诚为可感,然于佛法正见则嫌不足!「召请」之语固然不虚,「退送,各安」等语则不知所云。盖大悲十小诸咒亦无非召请、皈命与祈福等义,何来送退之辞?佛菩萨,神妙不可思议,心感则应,心消则逝,何劳我等「召请」与「送退」?依人情之常巧设方便固无不可,若视为的论,则佛法将与神道之教何判?学者当知

  背诵第七

  一、初学之人,可依「禅门课诵之学习用」咒本为开始,随着「学习用」录音带重复发音,直至全咒皆能顺 畅发音为止。此为第一步,重在耳根与舌根之纯熟。

  二、第二步,仍依学习用咒本,辅以适当(念得比以前稍快)录音带,随音带心无旁骛同声念去。此时并用 眼根、舌根与耳根,不可动用意根,直至三根纯熟不必借用音带为止。

  三、第一步中,可依个人习性,分段重复进行;第二步初期亦可如此,然后期则必须全咒一气呵成。

  四、第三步,咒本同前,不再使用录音带,眼、耳、舌、意四根并用,眼、意二根为主,舌耳二为辅,专心 分段、分句,记忆咒文。背诵时脑中浮现咒文之格式,辅助记诵,一次记若干句(多少不拘,端视各人习性,唯不宜一次太多句),俟背熟后,再记诵以下若干句。如是分段记诵,每背诵完一段,须从头再背过若干遍,以补强原先之记忆,然后再进入下一小段之记诵,直至全咒记住为止。

  五、第四步,全咒刚背完后,极容易忘失,故须每日再背诵全咒一遍以上,初背时可配合快念之音带同声背 诵,背时意根缘想咒字及组织形式,耳根专心于咒音,如是复习,直至不必借用音带亦能自诵为止。

  六、第五步,所谓全咒纯熟,是指最后能舍意根对咒字之缘想(这只是辅助记忆及避免错漏的方便而已,其 本身即是一种「妄想」,亦应舍离!)但用舌根与耳根,全咒 不假思索而顺畅,正确且迅速地诵出而言。

  七、一切咒语之修持,以字音了了为其要件,但速度亦不可太慢,否则易生妄想,而且诵来吃力。以本咒而 言,大众同诵以八分半钟左右为一般标准,个人独诵可以六分钟为度,然亦随各别因缘有所不同无妨。

  八、一般在家人,甚至不识字者,亦可利用「学习用」录音带来背诵。凡开车,坐车或工作起居等皆可播放 随念(在不影响安全及工作的情况下),如此则耳、舌二根亦可渐次纯熟,达到背诵之目的。

  九、于第三步骤时,可以每日固定抄写若干句,随身携带,于工作之暇背之,则虽在俗之人,亦有背熟之日 。(字条用后以火化之或净处收藏,切不可随意乱丢!)

  十、以上背法,经多人经验,颇有成效,提出聊供后学者参考。然个人因缘习性不同,亦不必过于拘泥。

  功德第八

  (录自《楞严经》卷七、大正十九册、页一三 c~ 一三七 c )。

  一、具果上自行化他之功德:佛告阿难:「是佛顶光聚悉怛多般怛罗秘密伽陀,微妙章句,出生十方一切诸 佛」。十方如来因此得「无上正遍知觉」、「降伏诸魔、利诸外道」、「生宝莲华,应微尘国」、「于微尘国大转*轮」、「于十方摩顶授记」、「自果未成亦于十方蒙佛授记」、「于十方拔济群苦」、「于十方事善知识」、「令诸小乘,闻秘密藏不生惊怖」、「于灭度后,传佛法事,究竟住持」、「严净戒律,悉得清净」。

  二、生起灭恶生善之功德:

  佛告阿难:「汝等有学,未尽轮回……不持此咒,而生道场,令其身心,远诸魔事,无有是处」又云「桦皮贝叶,纸素白毡,书写此咒,贮于香囊。是人心昏,未能诵忆,或带身上,或书宅中,当知是人,尽其生年,一切诸毒,所不能害。

  三、又云:如来说此神咒可「救护世间,得大无畏;成就众生,出世间智」。所谓 ——

  (一)能灭诸难,得鬼王护经云:「当知如是诵持众生,火不能烧,水不能溺,大毒小毒所不能害。乃至天龙鬼神,精祗魔魅,所有恶咒,皆不能着。心得正受……万物毒气,入此人口,成其露味;一切恶星,并诸鬼神………于如是人,不能起恶……诸恶鬼王,并其眷属,皆领深思,常加守护。」

  (二)菩萨加持得宿命通。经云:「常有八万四千,那由他恒河沙俱胝,金刚王菩萨种族,‥‥‥而为眷属,昼夜随侍‥‥…发彼神识,是人应时,心能记忆‥‥‥周遍了知,得无疑惑。」

  (三)不堕恶道,远离贫贱。经云:「从第一劫,乃至后身,生生不生药叉、罗剎‥‥…并诸饿鬼,有形,有想无想,如是恶处。……若礼、若诵、若书、若写、若带、若藏,诸己供养,劫劫不生,贫穷下贱。」

  (四)同佛功德,速得成就。经云:「纵其自身,不作福业,十方如来,所有功德,悉与此人。能令破戒之人,戒根清净;未得戒者,令其得戒;未精进者,令得精进;无智能者,令得智能;不清净者,速得清净;不持斋戒,自成斋戒。」

  (五)净除业障,灭无间罪。经云:「持咒之后,众破戒罪,无问轻重,一时销灭。‥‥纵不作坛,不入道场,亦不行道;诵持此咒,还同入坛,行道功德,无有异也。若造五逆,无间重罪,及诸比丘比丘尼,四弃八弃,诵此咒已,如是重业,犹如猛风,悉皆灭除,更无毫发。」

  (六)清融宿业,悟无生忍。经云:「若有众生,从无量无数劫来,所有一切轻重罪障,从前世来,未及忏悔。若能读诵,书写此咒,身上带持,若安住处,庄宅园馆。如是积业,犹汤销雪,不久皆得,悟无生忍。」

  (七)满众生愿,不生边地。经云:「欲求孕者,若能至心忆念斯咒,或能身上带此,悉怛多般怛啰者,便生福德智能男女。求长命者,即得长命。欲求果报圆满者,速得圆满。身命色力,亦复如是。命终之后随愿往生十方国土,必定不生边地下贱,何况杂形。」

  (八)拥护国界,众生安乐。经云:「若诸国土,‥‥‥饥荒疫疠,或刀兵贼难、斗诤,兼余一切厄难之地,写此神咒,安城四门,并诸支提(佛剎),或脱阇(竖幢)上;令其国土,所有众生,奉迎斯咒,礼拜恭敬,一心供养;令其人民,各各身佩,或各各安所居宅地,一切灾厄,悉皆消灭。阿难,在在处处,随有此咒,天龙欢喜,风雨顺时,五谷丰殷,兆 民安乐。」

  四、护持行者,如法修行。经云:「保护初学诸修行者,入三摩地,身心泰然,得大安隐。更无一切诸魔鬼 神,及无始来,冤横宿殃,旧业陈债,来相恼害。………诸有学人,及未来世,诸修行者,依我坛场,如法持戒,所受戒,逢清净僧,持此咒心,不生疑悔。」

  五、毕竟成就,心地开通。经云:「是善男子,于此父母所生之身,不得心通,十方如来,便成妄语。」

  六、诵此神咒,皆得无量八部天龙,诸天鬼神及金刚藏菩萨等之发愿护卫,令能安立道场,远离魔事,如法 行道,速证菩提。(见前,页一三七 a )

  附考第九

  一、关于楞严咒版本之问题。由于中国文字乃是以「字形」为主,而非「拼音」字(梵文则反此),再加上 「同音异字」及时代,地区不同,所造成的「同字异音」等因素,使得中国佛教在「真言」的翻译上,其「精确性」、「统一性」与「恒久性」,自来就一直困扰着汉地密教的行者。往往同一个咒语,不但其译名不同,其译音字形、翻译之字数与咒语之断句等,也大不相同。而且,由于翻译的不统一,随着年代与地区的广远,其不同的版本也就愈来愈多了,常常令学者不知要以何版本为主。因此,对于不同版本,考察其同异。分辨其正讹、检讨其价值,在自行化他上,是有其需要性的。

  二、各种版本之楞严咒:在「出处」中我们曾列出大正藏中的四种版本,然而事实上教界中流通的版本并不 止此,今就各种可收集到的版本作一简要之比对与分类如下:

  (一)宋元明版——出自大正十九册,页 139a —— 14b ,附于《高丽版楞严经》卷七之末,共 2620 字,分 427 句。

  (二)禅门日诵学习版——天宁寺古刻版,与前版全同。

  (三)佛门课诵本——一般流通版,字形、字数与前版全同,然分句有 431 句,与前稍异。

  说明:此三版显然为同一系统,皆以《明版》(以宋、元版校之,见大正 19 册页一三九注二)为主体,课诵本分句稍异关系不大。

  (四)国语注音小册——大乘精舍重新注音流通。字形、字数亦同前版,然分句则大异,共有五五四句。

  (五)楞严咒疏本|三峰寺版、宋柏亭法师疏,除第一会第五句多「南无」二字外、与第(四)项全同。

  说明:(四)、(五)二种版本为同一系统,而以《咒疏本》为主。以一系统显然与前一系统非常接近,虽分句有大差异,然此是因为依咒义分句所使然。这两大系统都可视为宋朝之版本的变形。

  (六)高丽版——大正十九册,页 134a —— 136c ,此本中土不甚流通,用字及字数与前两系统完全不同。唯字音稍接近,共二七五六字,四三九句。本版特色为对字音之读法(如「引」、「二合」等)及咒义皆略有说明,为高丽版《楞严经》卷七之正文。它自成一个系统,不同前二者。

  (七)灵云寺梵字版——名为〈大佛顶大陀罗尼〉,大正十九册页 102c ~105b ,共有梵字 2720 ,分成五三四句。与前三系统亦看不出有什么关连,亦可视为独立的一种版本。

  (八)黄檗版——大正十九册页 100 —— 102c ,具名为〈大佛顶如来放光悉怛多钵怛啰陀罗尼〉为 唐朝不空 三藏所译。亦有「引」、「去引」、「二合」等发音脚注,共 3119 字、无段句。

  (九)古梵音单行版——三宝佛教文物流通处出,字形与字数均同前,依黑点断句有一四一句,依一般空格法断句有七五六句,此与前不分句异。有国语注音及句码。

  (十) 赖世培 古梵音——《古梵音模板》页 53 —— 59 (台北大乘精舍出)字形、字数及国语注音与前全同,唯点句虽亦一四一句,但与前者之分法稍有不同。至于分句,印刷不甚明确,约为七四四句,亦有别于前。

  (十一) 赖世培 古梵罗马拼音——同前,页 60 —— 63 ,同第(九)项,有七五六句,发音亦同。

  (十二) 赖世培 手抄梵文版——同前、 72 —— 88 ,共有梵字二五八七字。然与(十一)项对照其罗马拼音,可发现手抄梵文有重复处( 21 、 22 句重复)亦有脱落处( 78 、 79 、 132 、 133 句缺)。

  说明:由一连串的比对可发现(八)——(十一)项其实都属于同一系统,可以《古梵音楞严咒》本为其代表。

  三、小结:有以上十二项版式的比对分析中可知,今天可得的诸种楞严咒版本中,归纳起来有五类(系统) 。其中第一、二类差异最少,只是断句不同,于实修上差异应不大,因此又可合并成一大类,统名之为〈宋之明版〉。此类正是近几百年来未流通最广的版本。

  另《高丽版》及《灵云版》两类、前者流通稀,后者解读困难,故于修持上亦少有人用它。

  最后一类(第五类)是 不空 三藏所译的《古梵音》版,其发音已由 赖世培 居士同 尼泊尔 籍旅 美 梵语教授 迪帕克 博士合作以「罗马拼音」拟古梵音拼出(见《古梵音模板》前言)。颇有可取、只是不知道正确性如何,再加上与一般流通之《宋元明》本差异颇大,故修持者亦鲜闻其人!(不能与大众共修故)。

  如此说来,还是一般流通的课诵本楞严咒较能为吾人所用!记得笔者还在 成 大当学生时,曾经听过某位学长说:他之所以未开始学诵楞严咒,是因为还没有找到楞严咒「最正确」的发音!这种想法让多少人平白浪费了青春生命?咒语,有确切的传承,能诵习「正确的」发音固然很好。然而,由于时空的变迁、文献的错落,当「最正确的」已然不可考时,执意如此是否也是一种迷思?数百年来,多少的禅林大德(包括 日 、 韩 两国),不也都每天早晨诵着未经考据的楞严咒,而仍净除业障、增上道业?所谓直心是道,既然确切的咒音已不可考,那何不面对现实,就因缘所及的部份蓦直修去呢?

  四、关于本咒的功德,一般咒本或法师、居士,总是以自己的认识和「想当然耳」的论证来描述诵持楞严咒 的功德。然而因为没有经证,所以往往缺乏了一份强而有力的说服力,说了一大堆,却仍不能使人生起如法的修持信心来(尤其是学习此咒,信心与喜乐的动机更是重要!)总是一曝十寒,而不能一鼓作气,殊为可惜。因此,不惮繁复后地,在本文中引录经证以为补救焉。

  五、所谓持咒禁忌。中国,是个「禁忌」的民族,似乎,一切的好事、坏事,都要必然地带有一些没有根据 的,不知起于何时、何地的禁忌,才能表现这件事情的特殊。妙的是,在群众预期的心理之下,禁忌被莫名其妙地提出与传扬,已然成了「很内行」的唯一标准。因此,中国到处有一些「内行人」,运用着中国人特有的想象力和联想力,在提出一些毫无根据的、想当然耳的禁忌来。坊间流通的楞严咒小册子,正卯足了劲在宣扬此类善意却不理智的说法,而且也不少人深信着!为此,本文引证了经典,希望能稍微平衡一下此类的思想。

  结论

  重视楞严咒,是汉传佛教的特色,尤其韩国的丛林,对于初入佛门的行者,更是要求多诵此咒以净除业障(往往一天要诵全咒三十遍之多!)而效果、感应亦不可思议,看看今日台湾的佛教,有人尽往好处看、想,当然他的危机意识不会生起,然而如果你能体会一下佛法内在的特质与对修行及环境的要求,那么,今日的佛教事实上是非常需要你我去努力护持的。外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僧团内部自己的观念混淆与身心堕落!扶助正法、破魔显正,个人的修为与力量是如此的有限,忧心之外,更是懊恼自己是如此的无能!如果没有楞严咒,那佛子誓死护卫佛教的心思,又能何所寄呢?

  佛历二五三六年元月十一日深夜 于开山堂